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最后一个守山人》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李遥宋香佳小说阅读by夜疯

时间:2019-09-03 16:48:09最后一个守山人作者:夜疯

《最后一个守山人》完结版是由夜疯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李遥宋香佳是书中的两个主人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耐人寻思,主要讲述了:随着大兴安岭山脉最后一处原始生态区被发现,守山人老李的阳寿已尽,他交代自己的孙子李遥给自己天葬,却发生了奇迹的一幕,梦里喂自己长大的那只白狼又出现了……

《最后一个守山人》免费试读

最后一个守山人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四章逼狼为娼

李遥撇了撇嘴:“必须当真呀,刚才我抓蛇那一手你不是看到了么。”

一提抓蛇,宋香佳的脸顿时又羞红起来。

的确,一般的人哪敢那么徒手去抓蛇啊,所以自然而然地就相信了李遥应该是个有本事的人,况且这个新闻的料对她来讲太重要了!

要抡起来宋香佳算不得爱狗人士,但每当她看到张世狂这样整日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带着自己养得狗厮杀得血腥残暴之时,她的心里就会被狠狠地捏一把似的难受和心塞。

而这次她费这么大的劲搜集张世狂用狼给狗配种的料,就是为了把这些社会上不为人知的阴暗面给曝光出来!

想到这的宋香佳,干脆一咬牙一跺脚拿定了主意,冲李遥说道:“你开价吧,你带我进山!”

李遥想了想,伸出了一只手:“这个数怎么样?”

宋香佳连寻思都没寻思一下就重重地点了点头:“行,五千就五千,前面开路!”

这个数可把李遥给吓了一跳,心里合计着这城里人还真他妈不差钱呐,他本来想要五百,可谁想到人家姑娘一开口就是五千元,他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百元大钞摞在一起是有多厚啊!

好家伙,这一开春就来个大单,李遥自然是乐不得地答应下来:“妥了,那你稍等我一会儿。”

话音落地也不等宋香佳回话,飞也似的跑回小木屋,给自己洗漱了一番,毕竟在山里待着的三个月,头发都打绺了。

二十分钟后,“吱呀”一声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脸蛋俊秀带着几分英气的年轻小伙出现在了宋香佳的面前,若不是他身上的那杆生了锈的双管猎枪,宋香佳一定认不出来这个小伙就是刚才邋遢得跟个要饭似的李遥。

一瞬间,宋香佳有点儿愣了神,惊讶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是个猥琐大叔呢,想不到咱俩岁数差不多大啊!”

李遥咧嘴一乐,没有半点儿山里人的朴实,反倒是带着一份皎洁:“嘿嘿,我要是猥琐大叔,那你刚才不吃亏啦!”

说完这话,不等宋香佳明白这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李遥冲小路的尽头一甩脑袋:“跟紧喽,有啥事儿主动抱住我哦!”

尽管宋香佳觉得李遥的话横竖不着调,可还是羞红着脸乖乖地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进山能有半个多钟头的张世狂一行人在一棵粗壮的大树根底下站住了脚步。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随从上前恭敬地说道:“张少,不能再往深了去了,这个范围刚好够咱们把山里的狼给引过来的。”

气喘吁吁地张世狂一边抚摸着他心爱的西北獒,一边对手下吩咐道:“那就别瞅着了,各自散开整吧!”

张世狂的一声令下十几个人纷纷行动了起来,以西北獒为中心在四周用绳网给圈了起来,然后纷纷隐秘好。

而在西北獒的旁边有一个铁罐头盒子,司机按照吩咐把里面早就调拌好的肥油诱饵给放在酒精灯上面烧了起来。

不大会儿的功夫,方圆几里是四野飘香。

趴在一块大石头下面的张世狂一边得意地看着包围网中的西北獒,一边问趴在他身旁负责保护他的司机:“这招靠谱吗?”

司机点了点头:“没问题,这是犬科老教授教给想的法子,狼对这种诱料的气味压根就没有抵抗力,况且我们人类本身的气味儿狼是能够分辨出来的,所以能上钩钻网的狼那肯定是穷凶极恶的无疑!”

张世狂又问道:“那你说狼和狗交配,就算西北獒正在发春的季节,可万一那狼不愿意,或者西北獒身上散发的信号吸引不了狼的话,那不就白费了么。”

“张少,你有所不知,这诱饵的拌料里头有类似于咱们人用的催情剂那种物质。”司机咽了口吐沫信誓旦旦地说道:“到时候它势必发情,况且现在正是公狼寻找配偶的交配期!”

听了司机的保证,张世狂这才放下心来,不错眼珠地盯着包围网附近的动静。

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吧,突然一道灰色的影子从众人的眼前闪过,大伙儿昏昏欲睡的姿态立马精神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瞄向了那道灰色的影子!

没错,那正是一只饿极了的灰色公狼!

它耷拉着尾巴,试探性地钻进了包围网中,并小心翼翼地向罐头盒子一步步地靠拢去!

“汪,汪,汪汪!”

也许是西北獒感受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不安的叫唤出声!

司机立马拉拽了一下手里的绳子,又一张绳网落下,把进口的地方给彻底的堵死了!

待那只公狼把罐头里滋滋冒着热气的肥油拌料享用光之后,竟然亲昵的闻起了西北獒的屁股。

对于公狼的这一表现,西北獒也从最初的抗拒慢慢地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切都和计划中的那样在循序渐进的进行着……

眼见着公狼和西北獒正痴迷得火热的节骨眼上,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高亢的狼嚎,听声音就像是人模仿的。

起初大家伙儿还纳闷是不是把狼群都给引来了,可当一男一女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时,大伙儿才确定无疑刚才那声音就是人模仿的!

而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前一秒钟还饥渴难耐的公狼在听到了这一声嚎叫之后,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恢复了清醒,身体倒退着蹿出了好几米远,露出锋利的獠压炸起了背上的毛,对西北獒充满了敌意!

就像是在随时准备战斗一样!

而西北獒本身就是张世狂从小培养的斗犬,预感到极大的威胁后当即也弓起身子冲着公狼狂吠起来!

场面瞬间变得敌意浓浓,大有一副即将开战的架势!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张世狂立马就火了,眼瞅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他骂了声娘从大石头的下面钻出来站起身,怒不可遏地冲那一对那女就大声嚷骂:“草泥马的,瞎鸡巴叫唤啥!”

而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追赶至此的李遥和宋香佳!

本来俩人一直是猫在树后面拍照来着,可李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从树的后面蹦了出来!

因为在他的眼里,张世狂此时此刻的行为和逼良为娼又他妈有什么区别!

李遥冷冷地甩了一眼张世狂没有搭话,而是冲着包围网里被圈着的公狼再度狼嚎了起来:“嗷……嗷呜……嗷!”

就在众人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公狼像是接收到了战斗的指令一般,四脚猛一蹬地,整个身子如一条灰色的利箭冲着体格大自己一圈的西北獒就扑了上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头狠狠地咬住了西北獒的脖子!

——

第五章敬畏自然

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嚎传彻山谷,林子里的飞鸟都被这声音激起,黑压压飞得满天都是。

西北獒毕竟也不是善茬,吃痛之后疯狂挥舞大了公狼一倍的爪子,顺势便要咬下去,天生拥有野性和敏捷力的公狼立刻松开嘴,后跳到了离西北獒一米开外的地方。

此时,西北獒的脖颈出明显有着四个血印,红色的鲜血流淌着,染红了它的毛发。它低沉的吼着,虽然带着警惕,但是却没有立刻冲上去。

这种动物天生便有着一种预知危险的能力,也包括实力强劲的对手,很显然,此时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打过眼前这头公狼。

气氛突然凝重了,伴随着呼啸的寒风,显得更加凛冽了起来。

回过神来的张世狂眼睛一瞪,突然指着李遥破口大骂道:“他妈的,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

李遥瞥了一眼张世狂,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感,没搭他的话茬,而是直接反问道:“你他丫是谁?敢到这里做这种事!”

作为一个有血性的少年,也同时作为爷爷的孙子,更是作为一个守山人,李遥绝不允许任何人在这座山上放肆。

“听好了,老子名叫张世狂。”张世狂趾高气昂,一脸嚣张的神色,瞥了一眼受伤的西北獒,脸色有些阴寒,“你指使这匹狼咬伤了我的爱犬,这件事该怎么算?”

“可我刚才明明看见,你似乎在对它做一些下三滥的事情。这件事,又该怎么算?”李遥指着随时处于戒备状态的公狼,脸色不悦的说道。

在一旁的宋香佳感受到了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有些不好受,而且这次他来也是为了来抓拍西北獒和饿狼交配的过程,所以张世狂的身份她也十分的清楚。

张世狂的身份是一个势力很大的富家公子,如果真的想要计较这些事情的话,恐怕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的少年就有麻烦了。

思忖片刻,宋香佳出言开解道:“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谈个屁,老子的藏獒都被咬伤了,还有什么好谈的?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一定让你们好看!”张世狂的嚣张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那样令人厌恶。

“那你倒是说说,怎样让我们好看?”李遥也是属于不激不气的那种,见张世狂这么嚣张的样子,顿时有些气不过,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所谓的公子哥到底有什么手段。

张世狂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燃了一根叼在嘴里,冷笑着说道:“那就吩咐拆迁队,踏平了这山!”

听到这话,李遥和宋香佳都是身子一震,显然是被张世狂嚣张的口吻吓了一跳。虽然动作相同,但是两个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却是有着区别。

宋香佳十分的清楚明白,张世狂的话虽然嚣张,但是只要动用一点关系,想踏平这座山,也是一定能够做到的。

而李遥身躯颤抖,心中则是怒火中烧。

踏平?

李遥突然被气笑了,自打出生以来,他便没有这样生气过。

男儿的热血冲上脑门,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可李遥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能够感觉到的,只有满身的热血,和愤怒。

爷爷用一生守护的大山,怎么会就这样让别人轻易踏平?

天大的玩笑!

李遥的手在抖,抖动的幅度很大,就连牙齿都开始哆嗦起来。

宋香佳在一旁看着,心中五味陈杂,但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李遥,只能担忧的看着他,却做不出任何动作。

站在对面的张世狂看到这一幕突然满足的大笑了起来,并出言讽刺道:“刚才不是还很厉害的吗?怎么了?现在知道害怕了?真是爽啊,我告诉你,老子不仅要踏平了这山,还要当着你的面,把这些低贱的动物全都杀了!”

张世狂越说越兴奋,仿佛就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看到别人因为自己的话语而恐惧,他似乎就兴奋的不得了。

终于,李遥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便回归了平静。张世狂闭上嘴,一脸不屑的看着李遥。

李遥慢慢抬起头,露出了慑人的表情,空气仿佛就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张世狂的身体突然激灵一下,他着实是被李遥的眼神给吓到了。

“你家人没教过你,要敬畏大自然吗!”

李遥冷厉如万年寒冰的语气,似乎为这座寒山增加了更加暴烈的寒风,雪随着大风飘摇,雪地上的公狼似乎有感,顿时也低沉的吼了两声,摆出一副极为凶狠的表情。

宋香佳微微有些发愣,心中十分的震惊,她从没想过,一个这样不起眼的青年,此时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敬畏大自然……

宋香佳带着莫名的情愫看了一眼李遥,随后又带着厌恶的眼神看向张世狂,大自然为人类提供了最舒适的住所,竟然还会有人想要破坏它,就算是宋香佳此时,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怒气。

不过,张世狂的身份毕竟不一般,如果惹怒了他,恐怕自己和李遥都会惹上很大的麻烦,在现实的情况下,和解果然还是最理想的解决办法。

沉吟了片刻,宋香佳向前迈出一步,和李遥并肩站在一起,看向张世狂说道:“张少,你这样做的确不对,大自然的规律是不能违背的。”

张世狂一脸不屑的表情,说道:“什么他妈的狗屁大自然,在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错这个字,我做的任何事都是对的,违背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没有人会诚心听命于你,对大自然不敬畏的人,一定会受到惩罚!”宋香佳顿时也有些怒了,想不到张世狂竟然可以嚣张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令人无法接受。

“惩罚?谁敢惩罚我?是你吗?还是那边站着的那个小杂种?”张世狂轻蔑的一笑,随后又露出很阴狠的表情,“今天你们坏了我的好事,不留下点东西你们谁都走不了!”

——

第六章獒的宿命

张世狂说完,眼睛便顺着扫向了站在李遥身旁的宋香佳,目光暴露着丝毫不加掩饰的邪秽,在她的身体上扫视着。

按理说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当中,能够出现那个方面的欲望是基本没有的,只不过刚才被李遥和宋香佳两人拱了一肚子火,顿时动起了花花心思。

宋香佳说不上惊艳,但是十分的耐看,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五官却端正的找不出一点瑕疵,就像是在平凡的女子当中最为耀眼的那一颗星星。

被张世狂盯得发毛,宋香佳不自觉的往李遥的身后靠了靠,被冻的有些发红的脸蛋升起一股怒气,眼神凶到了极点。

“你休想!”宋香佳咬牙切齿的道。

“你觉得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张世狂一副得逞的样子笑道。在他的眼里,只要是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其中也自然包括眼前这个女人。

“你一定会遭报应的!”宋香佳冷声说道。

张世狂放声大笑,“报应?如果只是这样就会遭报应,那我已经不知道遭了多少回了!老子看上你这样的女人,是你的福气,你别给脸不要脸!”

“呸!你这种富家子弟我见多了,像你这么恶心的还是第一次见!”宋香佳怒火上头,也不管张世狂是什么身份,直接大骂了起来。

张世狂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阴狠起来,敢这样骂自己的人,宋香佳还是第一个,这是他实在无法忍受的。

攥紧了拳头,张世狂咬着牙,冷声说道:“你胆子还真他妈不小,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

说着,张世狂扬着拳头便要朝着宋香佳走去。

宋香佳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见到张世狂一脸凶狠的朝着自己走来,心里顿时也紧张害怕了起来,不自觉的拽住了李遥的胳膊,紧紧的靠着他。

张世狂刚没走几步,李遥便对着一直处于备战状态的公狼发起了指令,公狼一下子便窜到了他的面前,朝着张世狂低声吼叫,眼睛中闪烁着慑人的绿光。

纵然张世狂满心怒火,但是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处于危险的边缘,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只要再向前走一步,这匹公狼便会冲上来撕咬自己。

一想到自己再次吃瘪,张世狂怒火更盛,警惕的盯着公狼慢慢后退,随后咬着牙狠狠道:“刚才我的藏獒输给这匹饿狼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这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做了指令指挥,张世狂身旁的西北獒便也进入了战斗状态,随时准备扑向公狼。野性遮盖了恐惧,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的嗜血气息。

感受到西北獒的战意,公狼气势大涨,骨子里散发的好斗意志,此时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气息剑拔弩张,就像一道利剑,刺破空气,穿透寒风。

“吼!”

箭已离弦,两头带着野性的猛兽同时离开地面,互相纠缠到了一起,双方开始撕咬了起来,鲜血飞溅,地上的白雪被染得通红,场面激烈异常。

张世狂看的发愣,这只西北獒是他花了极大价钱从国外运回来的,并且从小训练,论战斗力,轮野性,在斗兽圈都是一等一的,可此时,竟然会被这山上的公狼如此压制,而且还是一面倒的压制!

宋香佳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她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记者,但是亲眼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依旧是有些不适应,此时她已经忘记了要拍下这精彩的一幕。

“了结它吧。”李遥低声的说了一句。

公狼肯定是无法听得懂李遥的话语,但依旧是可以从他的语气中判断出其中的意思。这便是作为十多年守山人的特殊技能,长期和各种野兽打交道的李遥,能够使自己的意愿大致传达给任何动物。

西北獒也属于大自然的一部分,但当它走出大山,进入了斗兽场,它便再也不是纯粹的大自然的孩子了。虽然这一切并不怪它,但在这里结束,是它最好的归宿。

公狼突然爆发出压倒性的气势,发出了胜利的低吼,西北獒的气势已经低下,转而瞬间消失,一下子便失去了战斗的力气。公狼狠狠咬住它的脖子,没过多久,西北獒便瘫软在了地上,断气死掉了。

张世狂愣愣的站在原地,一脸的不可置信。这西北獒自从买来之后,就一直所向披靡,从没失败过,可是今天……转头看向那匹公狼,身上只有几道抓痕,伤不是十分的重,而西北獒却死了。难以置信!

“嗷呜!——嗷呜!——”

公狼扬起高傲的头颅,叫声传彻整个大兴安岭。

被这个叫声吓的一个激灵,张世狂从不可思议中回过神来,看向李遥和宋香佳,目光中带着愤恨以及杀意。今天不仅损失了一只西北獒,又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不可饶恕,实在是不可饶恕!

愤怒的心情无处发泄,张世狂骂了一句,朝着死掉的西北獒走去,狠狠的踢着它的尸体:“操,老子这么多年好吃好喝的养着你,连一匹饿狼都打不过,我要你何用?马勒戈壁的,你他妈早就该死的废物!”

李遥和宋香佳就站在对面看着这一幕,紧紧的握住拳头,一言不发。这便是这只西北獒的宿命,也是它的结束。

宋香佳的娇躯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眼前的一幕实在是令她愤怒,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这种到了人神共愤的无耻!

突然宋香佳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温暖的手握住,抬起头,只见李遥正在看着自己。李遥并不是不愤怒,他的愤怒已经超过了宋香佳,但是他不能去阻止,这便是它一生的命运。

过了两分钟,张世狂踢累了,叉着腰站在原地喘粗气,解了气,随后又转头看向李遥两人,眼神中带着不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李遥托起背后挂着的猎枪,打开了保险,冷声说道:“别的我不管,我只知道,三十个数之后你还是这样在我眼前,你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

《最后一个守山人》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小说全部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后一个守山人》即可哦,欢迎关注我们!

最后一个守山人

最后一个守山人

作者:夜疯状态:已完结

《最后一个守山人》完结版是由夜疯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李遥宋香佳是书中的两个主人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耐人寻思,主要讲述了:随着大兴安岭山脉最后一处原始生态区被发现,守山人老李的阳寿已尽,他交代自己的孙子李遥给自己天葬,却发生了奇迹的一幕,梦里喂自己长大的那只白狼又出现了……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