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错婚小说章节免费阅读王文成陈雪慧小说精彩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03 13:40:43错婚作者:火花

《错婚》是火花所著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王文成陈雪慧,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错婚》精彩章节节选:王文成八年的恋爱长跑,全部的青春记忆却以一段不到两年的婚姻草草收场。只有该结婚的爱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为了结婚而结婚,等待着的,只是一座婚姻的坟墓。

推荐指数:10分

《错婚》在线阅读

《错婚》免费试读

错婚全文章节列表小说在线完整版阅读

第四章 我想参加你的婚礼

老嘎,是山东方言,铁哥们间的一种称呼,类似东北话的老铁。

王文成心里很闷,跟父母难以启齿,此时才知道有个朋友能聊天该有多好。

好友姓徐,王文成都叫他老徐,约着在路边的烧烤大排档见面。

等老徐赶到的时候,烧烤还没上,可王文成已经自己先喝了起来,一瓶啤酒已经见底。

老徐一看这架势就察觉到了不对,坐到王文成对面,关切地问:“老王,你这是咋了?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吧?再不就是跟嫂子吵架了?”

作为朋友,老徐当然知道王文成不爱喝酒,平时出来吃饭聚会,他也都喝个一两杯意思下就完了。眼下这般,怕是出什么事了。

王文成摇摇头,拿瓶啤酒放到对方面前:“不说别的,先陪我喝!”

老徐当然不是过来喝酒的,就算兄弟心情不好,陪对方喝,也得先弄清楚发生了啥事。这便笑了笑,说道:“酒不急,吃点东西垫垫再喝。这上了身体跟不上了,喝啤酒都恨不得扔几粒枸杞进去泡着……不是,老王,你这是出啥事了?”

老徐没喝,王文成就自己喝上了。开了第二瓶啤酒,也不用杯子,对着瓶子就是猛灌,咕嘟咕嘟地,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酒瓶子放下的时候,已经是大半瓶下去了。

也不等老徐说话,王文成便先开口,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些酒意,口齿不那么清晰:“老徐,知道为啥我今天不找别人,只找你一个吗?”

老徐摇头,他肯定不知道。

“因为当初,我跟雪慧离婚那会,就你说了一句对的,你跟我讲,离或者不离,想明白,将来自己不后悔就行。”王文成回答道。

老徐这也听出点门道,原来是关于陈雪慧的事。作为老友,王文成与陈雪慧之间的感情他当然知道,这便试探着问道:“雪慧出事了?你俩还联系着呢?”

“她要结婚了。”王文成说着,一口将剩下的啤酒喝完,第二瓶啤酒这也见底了。

“哦……”老徐恍然,缓缓点着头。这就是老友的默契,几个字便胜过千言万语,老徐立马什么都明白了。

当下便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汇报好行踪,又用滴滴提前给自己找了个代驾,便冲摊子老板喊到:“老板,烧烤快点哈!再来两提啤酒!”

的确,这是跟父母,跟妻子都无法开口的事,也只能跟朋友诉诉苦。

都说女人多情,男人绝情,老徐却知道,自己这位朋友比谁都多愁善感,就像红楼梦中葬花的林黛玉一样。这种时候,老徐也没法多说什么,能做的只有陪着喝,一醉解千愁。

烧烤很快就上来了,二人都不多话,只一瓶接一瓶地喝酒。

也是老徐说的,这人到中年,身体的确跟不上。人还没醉,这肚子先受不了了,涨着气难受,打嗝又打不上来,喝酒的势头只能放缓。

王文成本就不习惯喝酒,此时肚子涨的难受,而心里更难受,难受得想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才没流下来,却也打开了话匣子:“这些年,我总想这么一个问题,如果当初,雪慧她没有不孕不育该多好?可后来,我又想,雪慧她有那个病,也不是她的错,也不能只怪她一个人。如果当时,我爹妈不逼我跟她离婚该多好?我就肯定不会跟她离婚。就算家里逼我,当时如果这些朋友能支持我,让我坚持住,情况会不会也不一样?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如果我当时能顶住压力,做好一个当丈夫的,努力保护好她,一切也都不至于这样……”

“我想来想去,才发现这么多年,所有人说过的所有的话,就你那一句是对的。离婚不离婚的,将来不后悔就行,可我现在后悔了……”说到这里,王文成终于压制不住,伏在桌面,抽噎着哭泣起来:“我悔呀……我恨自己……我对不起雪慧……”

老徐点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又重重叹出来。多年的兄弟,老徐见证过他俩那十年的情感,比王文成的父母更能理解此时的王文成。

甚至说,早在二人离婚的那一刻,老徐便隐约预料到眼前的一幕。

“后悔也没用了,你要是信我,就听我一句。过去的终归是过去了,珍惜眼前人。李佳婷也是个蛮好的人,你俩也结婚五年了,孩子都有了,再过五年,你俩也结婚十年了。跟她好好过日子。现在雪慧不也要结婚了吗?你们之间已经成了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哥知道,你对她感情深,你还爱她,忘不掉她,尤其听说她要嫁给别人,你心里难受。咱就喝酒,都忘在酒里边吧……”

老徐话没说完,便被王文成打断:“你不懂……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如果她真的不孕不育,那也就罢了……可不孕不育的不是她……她都要当妈妈了……这些年不孕不育的是我……这些年她所有的委屈,都是替我受的……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

不孕不育的不是陈雪慧?而是王文成?陈雪慧的委屈都是替着王文成受的?

得知此事,老徐嘴巴微张:还有这么一茬事情呢!那就怪不得王文成忽然如此失魂落魄了……这么一想,王文成还真是对不起陈雪慧,真的是欠他的……这下说得通了。

刚想到这里,老徐猛然又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不孕不育的王文成,怎么会有孩子?

这便立即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问道:“那……小乐……”

“等化验结果呢。”

老徐的嘴巴张的老大,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他甚至都疑心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听错了。确定自己没听错,又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发生在自己最好的朋友身上……

老徐嘴巴张了半天,想说点说什么,却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安慰不是,同仇敌忾不是,只是更加明白,这件事给王文成带来了多少打击,明白对方心里几多苦闷。

不知道说啥,就啥也不说,两个酒瓶子一碰,接着喝吧。

可这酒,越喝越不是个滋味,老徐也琢磨过来,陈雪慧的事可以借酒消愁,而小乐的事,却不能。这便说道:“兄弟,你说吧,现在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你做的,你尽管说。”

“没啥能做的,就陪我喝酒,等着医院的结果吧……”王文成继续喝酒。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小乐这边只能等结果,陈雪慧那边结婚生子都已经成定局,还有什么是自己能做的?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正这般想着,王文成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猛地拿起手机。找到那个号码,发过去一条短信:“你什么时候结婚?我想去参加你的婚礼。”

第五章 前妻的婚礼

短信发过去,大概几分钟之后,王文成便接到了陈雪慧的电话。

“你来做什么?”陈雪慧问道。

去做什么?这个问题还真的难住了王文成。当年抛弃她的是他,如今对方都要结婚了,自己一个前夫去干嘛?

王文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回答的理由,干张着嘴巴,却说不出一个字。

“说话。不说话我挂了。”半天不见王文成说话,陈雪慧说道。

“别。”王文成连忙开口,又缓下了语气:“我……不想做什么……就是想再看你一眼,看你嫁了人……算是画个句号……”

这一次,轮到电话的那一头陷入沉默。

王文成也不催,等着对方答复,脑子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对方回答一句:“我跟我老公商量一下。”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的功夫,便接到条短信:“大后天就结婚,在东海市的市区的富贵酒楼,不过已经没法给你安排席位了,你只能跟司机摄影他们一起坐后桌。”

看着这条短信,王文成久久才回过神来,将手机揣回兜里,再度拿起酒瓶:“来,接着喝……”

……

那晚,王文成醉得不省人事。幸好老徐没醉倒,在旁边酒店开了个房间,才没让他露宿街头。

醒来之后,给单位领导打个电话,请假——单位有调休制度,王文成用了三天的假期,所以还算是顺利。请假后便匆忙买了车票,朝着东海市赶去,去参加,前妻的婚礼。

下午坐车,深夜才到,找了个旅馆住下却是一夜无眠。

东方天空泛起鱼肚白,前妻大喜的日子已经到了,王文成早早起床,打个车,提前赶往了陈雪慧举办婚礼的那个酒店。

那时时间还早,王文成想起自己迎娶陈雪慧那会,按照习俗,这时新郎官应该走在迎娶新娘的路上,而新娘子则等候着新郎,宾客们也都在外面,等着看美丽的新娘……

王文成回忆着当年的画面,又想象着陈雪慧这次结婚的画面。他明白,陈雪慧只告诉他酒店的位置,就是不想让他去打扰。

心里莫名一酸。

也是此时,酒店的门口忽而开始忙碌起来,原来是在张贴喜榜,拉充气拱门,准备礼炮等等。

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酒店门口忙得热火朝天,可以看出这将会是一场极为隆重的婚礼。

王文成走过去,仰头看起喜榜。喜榜上肯定没有他的名字,倒有几个认识的人。王文成说不清自己想看什么,只是随便看看,看过了喜榜之后又转身去看酒店员工的其他准备工作。

默默看着,也不说话。王文成来之前,以为自己会很激动,或者很伤心很失落,结果都没有。心情反倒是蛮平静,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见证者。

各方面的安排都挺好,现场布置很漂亮,酒桌很多,看来男方家底也比较殷实……一圈看下来,各方面都不错,比起当年跟王文成结婚的时候只好不差。

其实王文成的心里是矛盾的,前妻找了个比他更好的老公,男人的自尊必然作祟,心里多少有些酸溜溜。但更多的,王文成能感觉到自己心中更多的是坦然。这辈子亏欠最多的就是陈雪慧了,他由衷希望,陈雪慧以后能过得好。

而眼下这般,对方家境看来不错,至少婚礼蛮排场,婚后的生活应该不会拮据。

王文成又想起,那晚陈雪慧跟男方商量过才同意他来婚礼现场,想来该是个挺通情达理的人。

再加上现在陈雪慧已经怀孕,男方父母即将成为爷爷奶奶……

一样一样想下来,真的没什么烦恼,陈雪慧以后的日子,应该蛮不错。

至少,比跟着王文成要好。

王文成深深吸了一口气,为曾经的陈雪慧,更为如今的自己感到悲哀。

但总归,是结束了。早就结束了,今天陈雪慧的婚礼,王文成来送送她,也算了却自己心中的一桩心愿。

随着太阳渐渐升起,时间一点一点流失,转眼逼近中午。

新郎新娘驱车赶来酒店,站在酒店门口迎接着宾客,宾客也渐渐赶来,酒店门口愈发热闹。

王文成则站在一边,继续做一个观望者,远远看着新郎和新娘。

整整五年不见,陈雪慧,样子似乎没多少变化,而且好像比当初更漂亮了。想想也是,结婚,当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腹微微隆起,不过并不明显,如果不知道,也不会往怀孕方面想。而在陈雪慧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丝毫不见忙碌的疲惫或者狼狈。

而她身边,新郎官是个高高壮壮的男人,微胖,年龄或许偏大一点,不过模样还不错,一举一动蛮沉稳。王文成下意识拿对方跟自己做比较,很尴尬地发现对方似乎比自己好一些,至少从气质来讲。

时间越来越晚,宾客都来得差不多了,婚礼即将开始。

王文成实在躲不过了,这才缓步向前走去。

走到陈雪慧跟前,与对方,正式相见。

王文成分明看到,陈雪慧看着自己愣了几秒,抿了抿嘴唇,大概是想微笑却没能微笑出来,只说了一声欢迎。

旁边的新郎官也微笑着看了过来,说:“你好,欢迎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是陈雪慧的同事?”

王文成点点头,误会也就误会了,这样也挺好,不尴尬。

这便取出提前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了陈雪慧:“我来参加你的婚礼,祝你新婚快乐。”

第六章 婚礼风波

王文成进来比较晚,找到地方坐下没一会,婚礼便开始了。

也正如之前电话里交流的那样,陈雪慧没有给王文成安排座位,只让他在最后面,跟司机,婚庆摄影,一些人坐在一起吃饭。

婚庆的工作人员此时正是忙的时候,这桌上除了王文成,那几个人应该是司机,他们相互之间也认识,正说话聊天。

王文成不认识他们,也没想跟他们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台上,看着陈雪慧的婚礼,眼前的饭菜美酒,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

他就是来看看,看看陈雪慧结婚,看完了就回去。

而身边的几个人显然就不是这种人了。基本没抬眼看台上的新人,只是喝酒吃饭聊天。王文成也没多理会他们,可这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还是传入到了王文成的耳朵。

“这新郎新娘年纪看着都不小,都三十多岁。是头次结婚还是二婚?”

“女的不知道,那男的我清楚,上次结婚的时候也是用的咱们公司的车,不过结婚没多久,老婆出车祸死了,这是二婚。”

聊的是跟陈雪慧有关的话题,王文成便忍不住分了一些神过来,听这些人说什么。

也是这时候,另一个人开口说道:“那女的,我倒是听说一些事,我一朋友,跟这两口认识。听那朋友说,这俩人本来只是寻常的炮友关系,后来安全措施没做好,这女的意外怀孕了。而这男的正好没有老婆孩子,一张落,这就结婚了!登记,发喜帖,各种事情都是临时准备的,忙得手忙脚乱的。”

这些话落入王文成的耳朵里,感觉很是尖锐,很刺耳。他有些不悦地看过去,只见那是个中等个头,精瘦的青年。

王文成有些说点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陈雪慧跟现在的丈夫之间究竟怎么个事情,王文成并不知道,他感觉前妻不是那种人,感觉自己不喜欢听这些话,可想想自己的身份,终究是忍住了。

可旁边几个人却被勾起了兴趣,八卦起来,追问道:“那这女的之前没老公啊?”

“是个离了婚的,好像结婚刚一两年就离婚了。不过一猜就能知道,这女的长得挺漂亮,要是你媳妇你舍得离?准是这女的到处风流,给老公戴多了绿帽子,这才离婚的,哈哈!”

“哈哈哈,也是,现在这社会,宣扬什么女权解放,性解放,说白了不就是出去乱搞?约炮怀上的孩子,这男的也真的敢娶她!谁知道是不是他的种?要换了我,先等孩子生出来,做个亲子鉴定。要是没错再说!哈哈!”

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说的东西是越来越不堪入耳。

也是这几个人在最后一桌,说话的声音总算控制着,没被喜主家人听见,否则肯定得轰出去。

可偏偏,有王文成这么一个特殊的人在这。碍于身份,王文成一直保持着沉默,可在那喋喋不休的刺耳中,王文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他看向那个精瘦的青年,开口道:“这位先生,今天人家结婚,你最好别乱说话。”

那几人这便立即压低了声音,没敢太放肆。

王文成说的对,人家结婚了,哥们调侃聊天说这个真的不太好。可几个人也没拿王文成当回事,毕竟新人结婚,你要真是什么亲朋好友的,至于跟他们几个坐一起?

只当王文成也是来打杂的,感觉说新人坏话不好,所以提醒。

那几人有些偃旗息鼓,可偏偏精瘦青年喝点酒,正说在兴头上。被人打搅了很不开心,本身脾气又臭,这就不悦地瞪了王文成一眼:“没你事,少多管闲事,吃你的饭去!”

桌上拿根喜烟,点上,又回头跟同伴们说道:“多管闲事地傻逼,别管他!关着他什么事了!咱们聊咱们的!”

精瘦青年懒得搭理王文成。

而王文成抿了抿嘴唇喉结动了又动,一番犹豫,他看着精瘦青年继续说道:“就算你要说,你是不是也先弄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然后再说?你这样乱讲,以后传出去,对人家名声多不好?”

精瘦青年更是火大:“你这人有完没完?我们聊个天碍着你什么了?就算这话传出去,臭了新娘名声,又关你什么事?跟你又关系吗?你瞎操个什么心?”

就算臭了陈雪慧的名声,又关王文成什么事?

这个问题在王文成的脑海里一阵回响,继而王文成的脑子就乱了。

其实王文成挺绵软的一个人,真的不是什么冲动的人。可这些年,心中积压了太多对妻子的愧疚。以至于这个瞬间,他在脑海中不停问自己关自己什么事的时候,猛地迸发出,自己能为陈雪慧做点什么的念头。一些懦弱的人,在特别激动,尤其打架之类事情的时候,总会脑海混乱或空白,会身体忍不住发抖。王文成当时就是这种感觉,脑海忽然就乱了,微动的身体有着压抑不住的冲动,因为骤然间他生出一个冲动,他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冲动,身体便已经践行——

关我什么事?关系大了去了!

王文成脑海中最后只带着这样一个念头,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样,随手抄起桌面上的一盘子菜,朝那精瘦青年的脸便盖了过去……

然后就打起来了。

但毕竟人家人多呀,又是王文成先动的手,人家哪有不上来揍他的道理?

王文成挨了群殴,不过也没挨几下。因为这种高档酒店都有不少保安。在宾客的阵阵惊呼声中,保安很快就赶过来,将几人分开,控制住,迅速报警,全都送去了派出所。

从打人的时候开始,王文成的脑子便是一片迷糊——不迷糊他也不会动手打人。

而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在当地的派出所了。

《错婚》已完结,需要查看全部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错婚》即可,不要忘记关注哦!

错婚

错婚

作者:火花状态:已完结

《错婚》是火花所著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是王文成陈雪慧,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错婚》精彩章节节选:王文成八年的恋爱长跑,全部的青春记忆却以一段不到两年的婚姻草草收场。只有该结婚的爱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为了结婚而结婚,等待着的,只是一座婚姻的坟墓。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