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剑飘)之神级农民小说全本资源阅读

时间:2020-03-22 13:31:55神级农民作者:一剑飘

关于张小龙的小说神级农民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一剑飘精心创写的,神级农民不负你所望,快来阅读吧:不要小看种地的,种地也可以种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要低估小农民,农民也可以引来美女垂青,蝴蝶争蜜。

推荐指数:10分

《神级农民》在线阅读

《神级农民》张小龙免费试读

神级农民全文免费阅读

《神级农民》第七章

这显然不可能,如果是个水泥池,就算是再大也可以把水抽光,但现在地表上没水,水都渗透在土里,怎么可能抽出来呢?

但张小龙这个念头才刚刚兴起,掌心里就有一缕氤氲的土黄色光芒飘出,钻到了地里面。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张小龙目瞪口呆,土黄色光芒一进入地里之后,竟然真的驱逐着渗透在地里的水。

更加让他奇怪的是,这本来是地表之下不可能看到的东西,可张小龙却仿佛是清晰地看着,那黄光一点点把水分赶出自家的田地。

“这黄光是神农鼎里的仙气神力,自从修炼了御龙真诀之后,本来存在于鼎里的黄光,好像是能被自己使用了!”张小龙想到这里有些兴奋。

有了神力,本来无解的事情,顿时就变得好办起来。

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张小龙立刻着手去控制这缕神力,本来仙力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所有的水都从中间往外赶,而在他的控制之下,顿时变得温和起来,留下适度的水分,其余的都分布到了周围别人家的地里面去。

只不过片刻的功夫,原来还是一片泥潭的玉米地,变得结结实实,正像是下雨过后晾了几天的样子。天公也作美,在张小龙收手的时候,下了三天的雨也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张小龙舒心地笑了笑,这回老爹应该不会再发愁了。

……

张大牛被儿子从家里拽出来时,还一百个不情愿,但是当他看到了地里面的一切,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这地里他刚刚看的时候,还是一片烂泥潭,想进去走一步都怕出不来,可现在地面结实,虽然也还湿润,踏上去软软的,可跟烂泥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更奇怪的是,不光地里不泥了,连玉米杆儿上都不湿,把包在外面的玉米皮剥开,里面的玉米个头大,籽粒饱满也就算了,竟然粒粒都像是晒过几天一样干燥。

“我的老天爷啊,这真是神仙显灵了啊!”张大牛攥着玉米棒子惊讶道。

“小龙,这到底是咋回事,”刘梅也有些转不过神来,“怎么你爹看的时候还是泥潭子,你就来了一趟,不但地里的水干了,连玉米都干了?难道真是神仙显灵了?”

“什么神仙啊,”张小龙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是科学,里面有很深奥的地理学问,只有在十分巧合的情况下,才会产生这种看上去很神奇的变化,你和我爹都没念过书,所以这些跟你们解释深了,你们也听不大懂,反正你们记住一点,这事儿是赶巧了,而且过几天之后,那种状态解除了,可能这水气还会再返回来,所以我们得赶紧收玉米,不然就真的晚了。”

“真的?”老两口都半信半疑地问。

“当然是真的了,你们要真不信,咱就等两天看看,但这个没个准时间,说不定后天水就又涨上来了,咱这一地玉米可就完了。”张小龙说得煞有介事。

老两口这一听倒真的信了,随即就着慌起来,这好几亩地的玉米,就算三个人往快里赶,怎么着也得两天,真要水再涨上来,那可就又跟之前的情况一样了。

于是两口子连说话的功夫都不想浪费,着急忙火地干起活来。

张小龙看这架势,又有点儿后悔把时间说得太紧了,可话已经说出口,也不好再往回找补,只得也加快速度。

一股温和的能量,随着他的动作在身体里缓缓流淌,丝毫都感觉不到疲累,张小龙知道这就是御龙真诀和神农鼎的神力,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力量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不好控制,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举手投足之间,几乎快要带出残影来了。

刘梅忙得满头是汗,发现迎面正是张小龙跟她碰了头,用袖子抹了把脸,正要劝儿子歇一会儿,突然愣住了:“完了?”

张大牛也停下手来,不是因为累了,而发现地里已经空了,大片的玉米都已经堆到了地中间。

“是啊,掰得还挺快!”张小龙不动声色道。

张大牛抬头看着天边儿,刚刚从云彩里露出来的夕阳:“奇怪了哈,这又是啥科学啊?”

“咳咳,这是人的潜能,听说人在紧急情况下,就能发挥出几倍的力量,你们一听时间紧,掰得就快了,这也很正常。”张小龙道。

刘梅瞅了瞅儿子,再看看自己身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但也没有去追问。

张小龙微微松了口气,刚刚他沉浸在对力量的运用之中,好在及时发觉,没有被同样忙着干活的父母发现,但就算是这样,剩下的也已经不多,一地的玉米,三个人只用了两个钟头就已经被掰完了,的确是变态了些,好在父母没有追根究底。

父子俩开始把玉米装到平板车上,拉了三趟总算是全拉回了家院里,好在张小龙力气大过牛,基本上没用张大牛出什么力,就已经全都搞定了。

这时天已经黑透,刘梅已经早就把饭菜做好,看两人回来,一边儿端来洗脸水,一边儿开始盛粥。

“今年的新玉米磨的面,快尝尝怎么样,”刘梅笑着把粥放到儿子面前,“虽然还没有称出准数来,但看这玉米的个头儿,咱这一季可是大丰收了。”

通常这新玉米掰回家,都得要晒上几天,等玉米粒儿干透了才能磨成面,但这次的玉米在雨里泡了三天,却干得让人不敢相信,所以直接就被刘梅磨成玉米面了。

“新玉米磨的面?快让我尝尝。”张大牛一听也来了兴致,端起碗来喝了一口。

“还喝,到底是好喝不好喝啊?”刘梅等着结果,却看张大牛喝了一口之后,就这么一口一口地喝起来,根本就没有有要说话的意思。

“甜……”张大牛两只眼睛放着光,“不光是甜,还香,还……你也快尝尝,不对,先给我再盛一碗,我还没喝够。”

“看你个老没出息的,不就是喝个新玉米粥嘛,你搞得跟喝了皇帝的贡品似的。”刘梅笑骂着,又给丈夫盛了一碗。

“贡品?嘿,不是吹的,皇帝都未必喝过这么香的粥!”张大牛有些不服气道,一把抢过粥碗,仰起头咕咚咕咚当凉水一样喝起来。

“娘,你也尝尝呗!”张小龙虽然没喝,但也猜到,他用神力把玉米里的水分驱除时,同时也让玉米内部生出了奇妙的改变,口味肯定不是从前那些玉米能比的,毕竟这可是沾了神气的。

“越活越没出息了!”刘梅又笑着骂了一句,这才端起自己的粥碗喝了一口,但只一口就呆住了,紧接着就是第二口,第三口,第……

 

《神级农民》第八章

没过多大会儿,老两口子就因为抢舀饭勺争执起来,最后刘梅用以后都不做饭来威胁,才趁着张大牛稍稍迟疑时,一把抢过,抢先再盛了一碗,一只手仍攥着勺子,另一只手往嘴里灌去。

而张大牛也不示弱,看刘梅不撒手,干脆把锅端起来,把剩下的都倒在了自己碗里,看锅里还有最后一口,干脆就直接朝嘴里倒了……

“爹,娘,你们这是……”张小龙哭笑不得地看着老两口,万万也想不到能看到这种画面,“恁大一锅粥都被你们喝光了,这馒头和菜还吃不吃啦?”

“不吃啦!”两口子这回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

老两口抢完了锅里的,一起把目光落到张小龙面前的碗上,大有不喝干净就不罢休的架势。

“爹,娘,你们够了吧,”张小龙无奈地向院子里一指,“这好几亩地的玉米,就算是你们天天光喝玉米粥都足够了,再说了,粥再好也不能抵了饭菜啊,咱明天再喝,都来吃饭啦。”

他一边说着,一边也端起碗来喝了一口。

这一口粥下肚,顿时满口都是甜香的味道,带着暖暖的感觉,一路顺着喉咙滑下,好像是把肠胃都给按摩了了一遍似的,全身的毛孔都透着舒爽滋味。

饶是张小龙有心理准备,也被这种美味引得眼睛一亮,的确是太好喝了。

“儿子说得对,吃饭吃饭。”刘梅虽然有点儿不舍得,但最终还是坐下来,开始吃这顿没了粥的饭。

“小龙,这粥变得这么好喝,也是因为你说的那啥地理原因?”坐下来的张大牛突然开口问道。

“呃……是吧,应该是。”张小龙只是打着马虎眼,总不能说这是因为我往里面灌注了神力吧?

“那明年这地里再产了玉米,是不是还跟现在一样好吃?”张大牛连忙问。

“咋了,吃一年还吃不够,想要多吃几年啊?”刘梅白了丈夫一眼。

“头发长见识短了不是?要是年年都长成这样,咱承包这块地,那可就变成宝贝了,”张大牛一脸嫌弃,“别说是清河村,就把整个清源县都算上,我敢说就找不着能产出这玉米的地来,真要那样,咱这玉米拉出去卖,一斤就得比别人多卖出几毛钱来,咱这一季的收成,能顶上别人两季。”

“能贵这么多?”刘梅一听也来了精神,但还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知道,我听说城里那些有钱人,吃肉都不觉得香了,就喜欢玉米高粱这些粗粮,像咱家这玉米这么好吃的,要是让他们碰着了,根本就不在乎多花钱。”张大牛煞有介事地说着,其实对这方面,他也只是听说,并不算太清楚。

不过张小龙倒是眼睛一亮,觉得父亲能有这想法,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农民嘛,得要把自己的眼界放出去,才能挣更多的钱,至少现在是知道想了。

“爹说得对,要我看,像这玉米别说是价格高出几毛钱,要是找到了好路子,就算是高出几块钱来也有人买。”张小龙说道。

“咳咳咳……”

一句话,把张大牛和刘梅两个都说得咳嗽了起来。

“小龙,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啊?就算是贵,也不至于贵到那程度,人家买家又不傻。”张大牛刚刚还给老婆上课,但这一转眼,他自己也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了。

“爹,这你们就不懂了,这叫物以稀为贵,”张小龙笑了笑,充满自信地说道,“我敢说,咱家产的这个玉米,就算是在全……省都找不出第二家来,只要找到一个识货的人,你说五块钱一斤是它,你说十块钱一斤也是它,城里面真正有钱的人,根本就不在乎那点儿,就像你说的,他们吃的是新鲜,吃的营养。”

别说是全省,就算是全国也找不出第二家来,这可是用神力滋养过的玉米,而且还是神农大神的神力。

虽然没有用任何仪器测量过,但张小龙绝对相信,这东西除了口感美妙之外,里面的营养价值也肯定能达到一个让人惊讶的地步。

本来张小龙要当种地状元,也只是口头这样说说,但现在,他心里突然萌生一个念头。有了这神力,他何止是能当清河村的种地状元,兴许有一天凭着种地,能再当上全国的状元也不一定!

张大牛两口子更是有些呆滞,好半天才可惜地摸了摸桌上的碗:“要照这么说,刚刚咱那几碗粥,都喝出去十几二十块,想想就怪心疼的。”

“小龙,让你说的,这玉米太金贵,咱这命哪能吃得起,明天收完了玉米,后天就跟你爹拉到城里,找个好买家卖了,真要能卖上价,”刘梅不禁憧憬着,“这给你娶媳妇的钱又能攒下一笔来。”

“哎哟我的娘啊,你也别乱出主意了,”张小龙一脸无语,“这些事儿啊,我都已经想好了,你们听我的,我保证这一年赚回来的钱,多到您都想不到!几斤玉米算啥,真要赚钱,还得想更赚钱的主意。”

“还有啥更赚钱的办法?”张大牛和刘梅疑惑地齐声问。

在传统农民的心里,能赚钱的,就只有地里种着的那些庄稼,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去城里打工这一条路子了。

“我想好了,把咱家的地都种成菜,庄稼的生长周期长,一年也只能收两季,其它时间都是在管理,可是菜不一样,各个季节都可以生长,而且周期短,只要弄好了,能把咱的收入翻几倍。”张小龙对此很有信心。

“种菜能挣几个钱?你没看村里的菜老王,这几年也都改种庄稼了,起早贪黑赶集才能卖点儿,种少了不赚钱,种多了就都烂在地里头,你啊,还是别瞎忙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把这些玉米卖个好价钱,要是能再收一季这样的粮食,那就谢天谢地了。”父亲张大牛可不这么看,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

这哪能行,纯粹瞎搞嘛!

 

《神级农民》第九章

“小龙啊,你爹说得也对,种菜那活儿,真不是好干的,而且咱这十里八村,哪家不是地头种几棵,也就够自家吃了,谁会有闲钱整天吃别个的时鲜菜,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还能卖一点儿,最后力气不少出,地都被荒废了,咱还是卖玉米吧。”刘梅嘴里说着,目光洒在玉米上,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吃的玉米粥。

“你们还是没明白我说的是怎么做,我不但要种,还要大种,把咱家的地统统都种成菜,咱这边都吃不完,可以卖到城里去,只要咱的菜好,就不愁买主,到时候不用起早贪黑去赶集,我让城里的大车自己到地头上把菜拉走,咱们就在地头数钱就行了。”张小龙呵呵地笑了两声。

“不行!”

没想到这个提议,立刻就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他看了儿子一眼,叹了口气道:“小龙,你说脑子要休息休息,那咱就好好休息,家里头也不指望着你能赚多少钱,你要想种菜,我也不拦着你,但你要把家里的地都弄成菜,那可绝对不行,这地是咱农民的命,万一要是到时候不赚钱,难道咱全家天天都吃菜叶粥?明年你上大学的学费怎么办?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个……”张小龙看父亲这么坚决,便朝母亲望去。

谁知一向护着他的母亲刘梅也是摇摇头:“你爹说得对,你要干的话,娘支持你,但要把家里的地全占了,那可太冒险了,要我说,就咱包的这块玉米地里,分出……一亩来,给你种种菜就好了,这一年你好好休息,别的啥也别想。”

“咳咳……”张小龙被呛得直咳嗽,“一亩地?那……也太少了!”

他脑子里可是装着神农大神的毕生所学,正想着将这些东西发扬光大,一方面可以带动他们全村人都富起来,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自己这一年赚到足够多的钱,让父母以后都不用这么辛苦了。

可只有一亩地的话,除非他种的是黄金,否则能赚得了多少钱?

“要是一亩地你能赚到钱了,到时候我就把玉米地那五亩都给你种。”张大牛这才算是松口。

“好,”张小龙想了想,立刻应了下来,“一亩就一亩,那我明天就到城里去买东西,先给我五千块钱。”

“五千?”张大牛瞪大了眼睛,“你这是要买啥东西,菜老王种一年菜也不一定能赚五千,这还没有开始,咋就用恁多钱?”

“想要种出好菜来,菜种子肯定要买最好的,这是小头,另外马上天就要冷了,得先把保温的温室搭起来,不然冬天可就没办法出菜了。”张小龙早就知道对方会有此一问,连忙解释说道。

“那也用不了五千块吧?”张大牛有些疑惑,“大棚俺们也不是没见过,不就是几根竹子,整块塑料布么?用不了几个钱。”

“你说的那种是简单的大棚,我是想用玻璃来盖,这样……”张小龙把自己的设想描述了一番。

“这不是在祸害钱吗?”张大牛听得云里雾里,最后连连摇头,觉得纯粹是在浪费。

“那我不用家里的钱,再想别的办法弄钱去,”张小龙为难地两只手揉着太阳穴,“哎哟,我的头有点疼……”

“你个老不死的,没看孩子都为难成这样,你让他去哪儿弄钱?一不小心脑子再坏了咋办?你那钱是要留着下崽子啊?”刘梅顿时不依了,朝着张大牛就吼过去。

“给给给,我给钱还不行吗?”张大牛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张小龙暗自嘿嘿一笑,看来这招还满好用的。

……

清河虽然偏僻,但是离村子没几里路的地方,就有公路通过。只不过想要去的话就得赶早,因为每天也就发一趟车,若是晚了就得等第二天才行。

所以这天一大早,张小龙就在公路上截住了去城里的客车,兴冲冲地跑上去,捡了个没人的座位坐下。

旁边靠窗户的位置,坐着一个女孩子,看到有人坐下来,下意识地向里挪了挪身体。

虽然是在车里,这女孩仍戴着副大大的墨镜,一顶玫红色的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加起来快把她大半张脸都遮住了。

张小龙扫了对方一眼,只看出这女孩儿很年轻,比自己也大不了什么,皮肤很白,轮廓似乎挺好看的,其它也没有太在意。

接下来的路程也很平静,望着逶迤的公路,张小龙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他可以保证自己的菜种出来,肯定会供不应求,但要那样的话,怎么样往城里送菜就是个问题了。

他要做的可不是挑担骑车,到集上村里却卖三棵两棵菜的散菜农,要做就做大,以后不光是自己家的地,连清河村里的地全都可以变成菜地,他得到的可是神农大神的真传,要是连这点儿事儿都搞不定,那大神都要被气得下凡了。

但现实的问题是,东西再好,运不出来也是白搭。

而要是想把村里的路修通的话,就算张小龙没有干过也知道,那需要用的钱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至少不是他张小龙现在能拿得出的。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张小龙突然一拍脑子笑了。

这八字还没有一撇,自己就在琢磨着几年以后的事情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肯定以为他是想钱想疯了。

旁边的女孩儿动了一下,张小龙转头去看,虽然对方掩示得很好,但从微微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来看,这女孩儿肯定是看到他刚才又皱眉又傻笑的样子了,不由得又挠着头皮尴尬了笑了一下。

大概是看到张小龙很老实,女孩儿这次倒是没有那么冷淡和戒备,也冲他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贝齿来。

突然嘎吱一声,客车来了一个急刹,所有人都差点儿撞到前面的座位上。

“找死啊!”司机气急败坏地嚷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着急上车!”两个穿着朴素,都戴着灰色鸭舌帽的男人,手脚利索地上了客车,一边向里走着,一边向里面的乘客扫视。

张小龙发现他们在看到身边的女孩儿时,好像微微停顿了一下。

虽然这两个人掩示得很好,但张小龙现在的五感都敏锐得远超常人,很确定他们的的确确是停顿了一下,而且闪过了异样的眼神,当下格外留心起来。

 

《神级农民》第十章

不过这两人各自找了座位后,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甚至连目光都很少往这边扫过来。

汽车接连又停了两次,上来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为首的一个耳朵上扎满亮闪闪的耳钉,连鼻子也都钉着环。

张小龙第一次看到有人往自己身上打这么多钉子,尤其是鼻子上,在他记忆里,只见过耕地的黄牛鼻子上才套个环呢,心想这城里人真奇怪,这么扎自己也不觉得疼。

那几个人一摇三晃地朝着后面找座位,为首的鼻环哥突然看到张小龙旁边的女孩儿,立刻眼前一亮,凑过去拍了拍张小龙的肩膀:“你坐别的座位去。”

张小龙有些疑惑,还以为他跟这女孩儿认识,但转头看到女儿正皱着眉头向他示意,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就喜欢坐这儿。”张小龙抬头扫了对方一眼。

“哟嗬,跟我们鼻哥耍横啊?”之前上来那几个年轻人,轰隆一下子都站了起来。

旁边那个年轻女孩儿也微微紧张地望向张小龙,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鼻哥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兄弟你是从乡下来的吧?在这青阳市里,没几个人不知道我鼻哥的,有什么麻烦你尽管找我,怎么样,跟我那几个哥们儿坐那边儿去吧?”

“不坐。”这次张小龙连看都没有看他,直接了当地回答。

“卧槽,还给你脸了是吧?”另外几个人说话间都要拥着过来。

“你们干什么?他是我弟弟,”年轻女孩儿突然开口说话,声音清脆动听,却带着几分怒气,“我愿意跟我弟弟坐在一起,你们凭什么让他换?”

听女孩儿这么说,鼻哥一挥手,示意那几个人都坐下,向着美女呵呵一笑:“原来是美女的弟弟啊,误会误会。”

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张百元红票来,在张小龙面前晃了晃:“弟弟,我跟你姐姐有事儿要商量,咱换个位子吧?”

“我跟你没事商量!”年轻女孩儿更加愤怒了。

“嘿嘿,美女,我可没跟你说,我是跟咱弟弟说话呢,”鼻哥把红票拍在张小龙的手上,“怎么样弟弟,换个座儿,这钱就是你的了,进城就遇到好事儿了吧?”

汽车上的人都朝这边望过来,但却没有人说话,那鼻哥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又带着这么多人,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至于张小龙,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根本不是那女孩儿的弟弟。

虽然女孩儿戴着大大的墨镜,看不出两人的长相是不是相同,但光看张小龙那一身土气的装束,就知道他肯定是个刚刚从乡下来的小子,跟女孩儿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换个座就给这么多钱?”张小龙做了个惊讶的表情。

“那是,所以说你一进城就遇见我,那真是遇着了贵人了,拿着钱走人吧。”鼻哥一边说,一边还得意地朝着里面那位美女扬了下眉毛,貌似是在示威一般。

女孩儿的确被气到了,不光是这个鼻哥,连着对张小龙之前的一点儿好感也没有了,一百块钱就被收买的男人,实在是让她鄙视的资格都没有,亏自己刚刚还以为他有多质朴。

“这钱我不能要,”张小龙突然说道,又把钱塞给了鼻哥,“你说的对,我就是个农民,第一次来城里,可我们农民讲的是出一分力,挣一分钱,换座就是动一动的事情,哪能收你这么多钱。”

“看不出来你的风格还挺高尚的啊?”鼻哥笑着,还以为张小龙是突然开窍了。

真要是张小龙收了他这一百块,回头下了车,他肯定还要派人盯上,好好送对方一顿暴炒拳头吃。

“算不上高尚,我们农民都这样。”张小龙憨厚地笑了笑。

一边儿的年轻美女更是哭笑不得,心想这个傻小子可真够“质朴”的,开始以为他只是贪钱,原来他不是贪钱,根本是脑子缺根弦儿。

旁边儿的看客却都以为张小龙是服软了,这也难怪,一个乡下来的傻小子,头一回进城,哪儿敢惹这些地痞流氓,只不过旁边儿那女孩儿就要受点委屈了。

但等了一分钟,却又不见张小龙有动静,鼻哥耐不住性子了:“小子,你怎么还不动地方?”

张小龙一脸茫然:“为啥要挪?”

“你不是说出一分力,挣一分钱,挪个座就是动一动的事儿,不好意思找我要钱,现在就动一动吧?”鼻哥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儿,两眼圆瞪,带着威胁的意思。

“可我一分钱都没收你的,为啥要给你动一动?”张小龙平静地反问。

鼻哥的脸皮抖了抖,终于明白对方是在耍他了:“小兄弟是嫌钱少是吧?我再给你加两张。”

张小龙的眼神儿连偏都没有偏一下,铿锵有力地说道:“我们农民还有一样,该出的力一分不会少,不该挣的钱也一分不会动。”

“说得好,有点子农民的骨气!”过道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看他的衣着十分朴素,面庞也有些沧桑,但是声音洪亮,给人以十分有底气的感觉,指着鼻哥那几个人道,“这小伙子不想换,你也别强人所难了吧。”

“你又算是哪根葱?少特么管闲事,老子出钱换个座,碍着你家祖坟是吧?”鼻哥就郁闷了,怎么今天尽冒出这些傻帽儿来,一把将那中年人推到座位上,扭头伸手去揪张小龙的耳朵,“再问你一句,换不……啊呀……”

这话还没问完,鼻哥就大叫起来,他伸出去的手不但没有抓到张小龙的耳朵,反而像是被一只大铁钳子夹住一样,手骨头都快断的了感觉。

“不换!”张小龙轻轻一推,鼻哥捂着一只手登登登地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当。

靠窗那年轻女孩儿,眼里闪过一抹异彩,没想到张小龙这个“傻”小子,好像还有些身手的样子。

“兄弟们,给这小子松松骨!”鼻哥的脸上就挂不住了,连一个乡下来的土小子都弄不了,以后他还怎么抬头?

一剑飘的《神级农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神级农民》就可以了哦~

神级农民

神级农民

作者:一剑飘状态:已完结

关于张小龙的小说神级农民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一剑飘精心创写的,神级农民不负你所望,快来阅读吧:不要小看种地的,种地也可以种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要低估小农民,农民也可以引来美女垂青,蝴蝶争蜜。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