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本资源 越青晏穆峥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0-03-21 23:11:16我在王府修身养性作者:微我无酒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完整未删减版小说在线阅读,这本书的主角是越青晏穆峥,由作者微我无酒大大所写的新书,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本资源等你来阅读:前世,她为男人斗了一生。至死方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重生,她只想做个佛系王妃,却被大猪蹄子狂追不舍。别这样好伐,本王妃不缺胶原蛋白哒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越青晏穆峥免费试读

越青晏穆峥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插手宫斗

宫道旁,气氛剑拔弩张。

看热闹的宫女太监们早在青晏靠近时,就已经默默得跪了一地--他们没有欣兰那样的后台,又见青晏来势汹汹,必是个不好惹的,生怕殃及自己,都把头埋得低低的。如此一来,就显得跪在地上的师云玥、压着她的两个小太监还有站在前面,手拿竹板的大宫女欣兰更为突兀。

如今青晏出手阻拦,一时间所有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你是谁!竟敢拦我?"欣兰挣扎了一下,然而手腕被抓的甚紧,根本挣不开,身后这位命妇朝服华美,显然身份贵重。一双美目凌厉非常,瞪得她不由胆寒,心中隐隐生怯。但一想到外命妇如何能跟宫妃相比,更何况,自己的主子可是容贵嫔,多少外命妇上杆子要巴结呢!这么一想,欣兰便壮起胆子喝道:"我……我是碧游宫容贵嫔娘娘身边的一等宫女!现下正代娘娘执行宫规,还请夫人放手!"

青晏闻言一笑,手上不动声色的加力,笑岑岑道:"我若偏不放呢?"

她是习武之人,这一下用了内力,掐得又是穴位,自然不是寻常宫女能承受的,欣兰被她掐得面容扭曲,手一松竹板便掉在地上,哀嚎着去掰青晏的手:"好痛!手要断了,放开!快放开!"

青晏哼了一声,松了手,便见欣兰腕上一圈青紫手印,端是吓人。

"你!"欣兰捧着手腕,气得脸色通红,"你究竟是何人,竟敢插手碧游宫的事!"

青晏也不在搭理她,走到师云玥面前,目光扫过两个小太监,那两人便识相得的放开了师云玥。另一边,贴身丫鬟小荷也挣了出来。青晏亲自将师云玥扶起来,替她抚平衣裳的褶皱,也不回头:"徐姑姑,你来告诉她,我是何人?"

"是。"徐姑姑一福,欣兰此时才看见这位太后身边的亲信姑姑,暗道不好。就见徐姑姑直起身,严厉的目光扫过她,朗声道:"这一位乃是燕王妃。"

欣兰一愣,便要笑出声--王妃自然不同一般的外命妇,算是半个皇家人,后妃都要给些面子的。只是这位燕王妃,实在是名声在外,据说是个粗浅不堪的女人,也不知胤帝怎得就把她赐婚给了燕王,宫里正笑话着,没想到就遇见这位正主了。她强忍着笑意,目光毫无敬畏,草草一福:"奴婢见过燕王妃。"

青晏当然听出宫女话音中的不敬,不过也懒得搭理,真正让她意外的是,听到徐姑姑的话,正被她扶起的师云玥竟然浑身一抖,跟着霍然抬头,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青晏下意识的问道。

师云玥却像才反应过来一般,慌乱地挣开她的手:"嫔妾谢王妃援手,请赎嫔妾失礼,先行告退……"

说着,转身便要走,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利喝:"站住。"

欣兰施施然的走过来,给了两个小太监一个眼色,那俩人便要伸手去抓师云玥,小荷连忙把师云玥护在身后,戒备得瞪着他们,然而这边动作一缓,去路就被堵住了。

"燕王妃,这位师贵人恐怕还不能走!"欣兰捡起竹板,傲慢的比划了两下,"贵嫔娘娘罚了她一百竹掌,现下才二十余下,远远不够呢。"

一个小小宫女,竟也敢跟王妃顶嘴,自然是仗着身后主子受宠,寻常命妇皆不放在眼里。若是前世初入宫的青晏,只怕会胆怯慌张,不知该如何应付,可如今她也是经了七年宅斗,死过一次的人了,自然游刃有余。

越青晏故作诧异道:"本王妃没有听错吧?贵嫔娘娘要处罚师贵人?"

"正是!"欣兰理直气壮:"师贵人撞翻了四皇子的燕窝羹,还冲撞贵嫔娘娘,自然该罚!"

"这可奇了。"青晏假作疑惑,"宫妃犯错理应由皇后处置,怎么容贵嫔却动起手来,莫非贵嫔娘娘有意自比皇后?"

这罪名可大了,欣兰登时吓出汗来,按道理宫妃犯罪只能由皇上皇后或者太后处罚,然而,这宫中历来都是有宠至上,得宠的妃嫔欺负甚至随意处罚不得宠的低位妃嫔,实在太常见了,皇后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真闹到皇后或者皇上那里去,也不过是训斥两句,之后还不是变本加厉的被欺负。

但是,事可以这么干,话却不能这么说。

欣兰硬着头皮强辩道:"我们娘娘绝无此意!只是皇后娘娘操劳后宫,近日身体不适,贵嫔娘娘不愿让这等小事叨扰皇后娘娘静养,便好意代皇后娘娘小惩大诫,整顿宫纪罢了。"

"这就更奇怪了,皇后娘娘若身体不适,尚有四妃在位协理……"越青晏厉目一横,气势逼人:"何时轮得到一个小小的贵嫔出手整顿宫规?!"她言辞有理有据,身为主母嫡妃的尊贵展漏无疑,就连徐姑姑都震住了,原本还有些轻视越青晏的心思也收了起来--这位燕王妃似乎并不像坊间流传的那般粗浅不堪。

欣兰气得满脸涨红,她也没想到越青晏这个野丫头竟是个口齿伶俐的,一时语塞:"你……你……"

越青晏自然是有底气的,自古妻尊妾卑,即便是贵嫔说破天也不过是天子妾,而她却是皇弟嫡妃,从宗族尊卑上论,她自然是比容贵嫔尊贵的。平日里对这些宫妃客气,不过是因着胤帝,真要细论,还不定是谁高谁低。

眼见压住了场面,青晏也不想在这皇宫内廷里闹得太大,正想带着师云玥主仆二人离开,身后却忽然传来两声啪、啪的掌声,跟着一个娇蛮的女声便传了过来:"好一张伶俐的嘴。"

青晏心中一沉,侧头看去,就瞧见容贵嫔在众人的簇拥下仪态万千的走了出来,那张脸上哪里还有之前怯怯的模样?欣兰见了她,像是找到主心骨般,连忙奔过去告状,还不忘愤愤的瞪着越青晏。

那容贵嫔面上虽是笑盈盈的,一双眼却阴毒的很,她只瞥了眼掉在地上的竹板,便有机灵的小太监捡来擦干净奉上。容贵嫔伸出保养得益的纤纤玉手,拿起竹板掂了掂,忽然握紧狠狠的抽了欣兰一巴掌!

这一下力道极大,又猝不及防,欣兰顿时被抽的嘴角渗血,脸上肉眼可见的红肿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容贵嫔啐了一口,"一点小事也办不好,本宫养你们都是吃干饭的么?"说着似还不解气般,又一脚踹过去:"竟还敢顶撞燕王妃!真是给你胆子了!"

欣兰被踹翻在地,又爬起来连连扣头求饶,越青晏只冷眼瞧着,心中却感叹:这天家兄弟对女人的喜好还真是一样一样的。眼前的容贵嫔,这娇艳的模样、这狠毒的秉性、这娴熟的演技,分明就是戚夫人的翻版。

前世的穆峥就如所有世家子弟一般,束发之后便开始置妾,以求早日开枝散叶,延续血脉,王府多有莺莺燕燕,这其中便数戚夫人最是得宠,若非她出身贱籍上不得玉蝶,只怕早被抬作侧妃了。而青晏知道,她素来不甘夫人之位,一心想拼个子嗣好翻身做主,为此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可惜后来穆峥在外养了人,万般宠爱甚至为那人守身如玉,再没有碰过府内的众人,戚夫人的美梦也就落空了。

青晏想起前世自己跟戚夫人斗智斗勇,再看眼前这位容贵嫔,却不知她又是何方神圣了。

果然,下一句,容贵嫔的矛头已然指向了越青晏。

第九章大闹宫廷

容贵嫔的心底可是窝着火呢。

她本就在御花园里受了皇后的气,回碧游宫又被不长眼的小贵人冲撞,刚想拿来撒气,又不知从哪冒出个燕王妃来多管闲事,这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欣兰还是这碧游宫的头号恶犬。

青晏这一插手,拦得是欣兰,打得却是她容贵嫔的脸面,传出去,人人都知她碧游宫被那个笑柄一般的燕王妃骑到头上,到时候沦为笑柄的就是她了。所以,对越青晏,她是厌恨到了极点。但心里越恨,容贵嫔的脸上却笑得越娇娆无辜:"燕王妃错怪嫔妾了,我宫里的丫头笨嘴笨舌的,话都传不明白。"

她缓步走到越青晏面前:"嫔妾一向敬慕皇后,恪守宫规,不敢擅越半步。怎么可能滥用私刑惩罚师贵人呢,想是这里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说着,看向躲在小荷身后的师云玥,笑得宛如毒蛇:"对么,师贵人?"

小荷是个直肠子,一听就炸了:"我家贵人被打成这样,还说是误会?!"

"小荷!"师云玥忙打断她,这丫头性情单纯,不懂形势比人强的道理,容贵嫔说是误会,那自然就是误会了,便是有滔天的委屈也只能受着,另一边越青晏察言观色,她已经耽搁了许久,若再不赶回去只怕不好交代,见事态平息便道:"既如此,师贵人脸上有伤,还需尽早处理,臣妾就不叨扰贵嫔娘娘了……

却不想,容贵嫔火大着呢,怎么可能放他们走:"本宫有说让你们走了吗?"

她一发话,下面的人自然秒懂,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围了过来,青晏心头一沉,知道事情怕是要遭。

另一边,容贵嫔低头看着自己保养得益的长指甲,不咸不淡的说道:"罚呢,自然是不会罚的,只是身为后妃,人人皆负有教引低位嫔妃之责。师贵人行事如此鲁莽,本宫不能不教她!"

那一个"教"字,咬得极重,一旁的欣兰会意,冲上去对着师云玥,抬手便是两个嘴巴。小荷去拦,也被她狠狠推开撞在宫墙上,几个太监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场面一度混乱,暴行就在越青晏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容贵嫔有意要杀越青晏的威风,欣兰则是怀恨在心,那点狠劲都发泄在师云玥身上了,揪着师云玥衣襟左右开弓,一边狞笑着:"王妃可看好了,奴婢这是在替贵嫔娘娘教导师小主,可不是罚哦。"

越青晏只觉得气血翻涌--想不到这容贵嫔竟跋扈至此!仗着宫里人人自危,没有人会为一个低微的贵人得罪她这当红贵嫔,便肆无忌惮打骂随心,全然不把宫规王法放在眼里!

若是前世的青晏,谨小慎微,顾虑重重,想必就只能站在这里眼看着师云玥被打,可她已是死过一次人,重生的那一刻就已打定主意以后事事遵从本心,再不受委屈了!

所以,越青晏连半分犹豫也没有,直接一脚踹翻欣兰,把师云玥护在身后,撸起袖子就加入了战局--打架,她就没输过!然而青晏却是托大了,她本就身体不适,前世又为穆峥废了武艺,即便如今重生,内力虽在,招式和反应总归不及当年,而容贵嫔手底下这几个太监却颇有些拳脚,两三个围攻过来,她体力不支又要护着师云玥,便落了下风。

这些人尚且顾及这她的身份,下手颇有分寸,对师云玥却是狠的,尤其是欣兰,一下下都奔着脸上招呼,端是恶毒得很。眼见局面劣势,师云玥怕是要撑不住,青晏心中火起,她一咬银牙,忽然一掌逼退众人,趁这些人不及反应,捡起地上碎裂的瓷片,抵在自己脖子上,锐利的碎片登时便刺破肌肤,血色蜿蜒,端是慑人。

"别过来!"她狠狠的瞪着众人,断喝道:"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这一下,倒把欣兰等人给唬住了--打人是打人,可他们没想闹出人命,更何况越青晏再怎么说也是王妃,真要死在这里怕他们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正僵持着,容贵嫔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笑意勉强:"哟,燕王妃,您这是做什么?"

青晏喘着粗气,她瞥了眼躲在身后的师云玥,见她模样凄惨,便低声道了一句:"抱歉。"这事怪她,若她没有贸然插手,引来容贵嫔不快,师云玥虽遭掌掴,却不至横遭此难,是她过于鲁莽了。自己的锅当然要自己来背了,青晏一整精神,瞪着容贵嫔道:"贵嫔娘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若放我等离开,青晏感激在心,事情就此作罢。若不然,青晏今日便血溅当场,圣上和燕王追究下来,娘娘怕是脱不了干系。"

"呵!好大的口气!"容贵嫔神色微变,强撑道:"在宫中自戕乃是祸及家族的大罪,即便你是王妃,也概莫能免,你便不怕牵连燕王和越家么?"

穆峥和越家?抱歉,她还真不在乎这俩,不如说她乐得拖他们下水呢。

"贵嫔娘娘,人各有志,青晏若怕,早在当初撞见恶犬欺人之时,便假作不知的走开了。如今,青晏既已插手,便会管到底!倒是娘娘该好好想想怎么面对圣上的怒火,四皇子如今还年幼,想来是不大记事的,换位娘娘教养几年,长大了也能当亲母侍奉吧!"

"你!"容贵嫔美目瞪眼,心惊肉跳--她竟然拿自己最在意的四皇子来威胁自己?!然而容贵嫔知道越青晏说得却并非,若今日当真闹出人命,越青晏固然会因自戕获罪,归咎起来,她也难逃,这女人果如传闻般是个疯的!为了个不相干的外人,竟癫狂至鱼死网破的地步,容贵嫔忽然有点后悔招惹越青晏了,任她如何也想不到,堂堂王妃竟这般狂放,在皇宫里跟下人打作一团不说,还闹到以死相逼的程度!

如今她骑虎难下,放与不放都不妥,这……这可怎么是好?

"都给朕住手!"

这边僵持着,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众人心中大惊,这皇宫里敢自称朕的,自然只有承乾宫里的那位万岁爷。他们连忙回头,不知何时,身后竟站了一群人。

--胤帝来了。

想来也是,这边都闹到大打出手要死要活了,胤帝若是还没得到信,那真当他堂堂天子是个死人了。不仅胤帝来了,皇后、燕王也跟来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青晏这边打得昏天黑地,完全没注意到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容贵嫔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惶恐的跪到胤帝脚边,再看青晏这边,一帮子太监宫女个个气喘吁吁、鼻青脸肿,青晏也没好到哪去,发髻散乱,衣衫不整,实在有失体统,燕王穆峥一张脸已经黑得能滴出墨来了。

"越青晏!"他低喝一声,正想说什么,忽然就看见了青晏抵在脖子上的碎碗,以及那已经染红了衣领的血色,目光一滞转而变成惊怒,一个箭步冲上前把碎片打掉,怒喝道:"你干什么!"

青晏被他的反应骇了一跳,下意识一缩脖子:"呃……没、没什么……"

穆峥却不理会,直接翻了她衣领去看伤,他贴得那样近,呼吸清晰可闻,焦急的样子也不似作假,青晏一下子就糊涂了--穆峥难道是在关心她?她摇摇头,直觉不可能,八成是怒她放肆,再者皇帝一干人还在那边看着,胤帝脸色阴晴不定,现在可不是在意伤势的时候,连忙推开穆峥,跪了下去,一边心底飞速盘算着如何应对天子的怒气--这一仗,不好打。

第十章据理力争

胤帝着实震怒,内侍来报说后宫里起了冲突时,他还觉得不觉得什么,女人嘛,吵吵闹闹无外乎争风吃醋。待听说冲突的对象是越青晏和容贵嫔时,却是有些意外了,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起冲突?

另一边,穆峥听说是越青晏时,眼前便是一黑,虽然相处不过短短一天,他却对这个女人疯起来的样子心有余悸,那可是位洞房之夜敢把自己夫君打出房的主,鬼知道她还能干出什么来。

一行人于是火急火燎的往出事地赶,远远的便见碧游宫旁边的宫道上围了一圈人,打斗声隐隐传来,听到那声音穆峥心中便已知不妙,胤帝更是沉下脸来。

众人匆匆上前,正赶上青晏手执碎碗抵颈想挟,胤帝看着青晏脖子上的血迹,反而更怒了:

"越氏,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大胤礼教颇重,妇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是夫家的财产,妇人自戕乃是夫家财产的损失,民间若出嫁女子自戕,夫家可以去找女子娘家索要赔偿。更何况这里是皇宫,宫人自戕乃是侵犯皇权的重罪,若是宫妃行此等悖逆之举,按宫规死了的要暴尸荒野。没死的更惨,打入冷宫甚至发配为奴,举家获罪的都有。青晏虽是王妃,却也是天家的XF,宫规说到底,就是天子的家法,青晏正是犯了这家法。

这里面的轻重,青晏自然懂得,所以自戕之罪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必须要想办法绕过去。

打定主意,青晏便叩首道:"启禀皇上,臣妾知罪,然而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策,臣妾行此举实乃万般无奈,只为活命绝无他想。"这话里是有技巧在的。就是在暗示皇帝,她不是想死,而是要保命。既为保命,那就是维护皇权财产,如此一来罪名便站不住了--我根本就不想死,怎么能算自戕呢?

胤帝冷哼了一声,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小把戏:"这里是皇宫,你是王妃,除了朕,谁还敢要你的命不成?"他说着,环视一圈,威压迫人。

青晏撇了一眼容贵嫔,曼声道:"想要臣妾性命了,可不就是这位容贵嫔娘娘么?"

"你胡说!"容贵嫔急忙辩解,"本宫要你性命做甚!"

"贵嫔娘娘命这些宫人围打我等,不是想要我等性命又是做什么?"青晏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都给朕住嘴!"胤帝一声怒喝,"好,你们好的很,一个王妃、一个贵嫔,一帮子宫女太监,光天化日,后宫之中大打出手,你们眼里还有宫规王法,还有朕么!"

胤帝大发雷霆,一时间众人皆跪倒称罪。

皇后劝道:"圣上息怒。燕王妃初次入宫,想来是有什么不周之处,惹了容妹妹不快,起了误会。说开也就好了,圣上龙体为重,莫要为这等小事气伤了身子。"

她这话轻描淡写,却偏颇的紧,事情究竟如何还不清楚,她却直接把锅扣在容贵嫔头上,暗指容贵嫔挑事在先--不过事实倒也确实如此,但换一个人绝不会闹到越青晏这种程度就是了。

眼见皇帝眉头皱起,严厉的目光扫向自己,容贵嫔哪里肯认,她眼睛一转,忽然就落下泪来:"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嫔妾今日在此教导师贵人礼仪,燕王妃路过也不知怎得就发起疯来,拿着碎碗乱比乱划,说什么要死要活的疯话,可吓坏臣妾了,若不是得奴才护着,嫔妾今日便见不到皇上了!"

美人落泪自然惹人心疼,何况是本就受宠的美人呢,而越青晏疯名在外,此刻又衣衫狼狈血迹斑斑,疯妇形象简直板上钉钉,胤帝皱起眉来,眼中隐有厌恶--虽然是他下旨赐的婚,可这等粗蛮女子实在不讨人喜。

形势对青晏可谓大不利,不过青晏可不打算坐以待毙,任人扣屎盆子。

"皇上岂可听信一面之词?"她毫无畏惧,正色道:"臣妾途经此地,见贵嫔娘娘的宫女竟当众折辱师贵人,臣妾出言阻止,贵嫔娘娘却指示宫人变本加厉虐打师贵人,臣妾一时无奈,这才出手制止。"

"冤枉啊皇上,师贵人冲撞嫔妾,还打翻了您赐给四皇子的燕窝羹,嫔妾一时气急,才命人教教她礼仪而已……"

"用掌掴教人,贵嫔娘娘的方式还蛮特别的。"青晏直言讽刺道。

两个人唇枪舌剑不相上下,话里话外,却绕不过一个关键人物--师贵人。

众人也是此时,才注意到就在越青晏身后不远处,还跪着一个身着宫嫔服饰的女子,此时大家目光聚集在她身上,便见此女面颊红肿,发髻散乱,嘴角渗血,显然是受了掌掴之刑,所谓的教导礼仪是个怎么回事自然一目了然--只不过这种事情在宫中并不少见,就连胤帝也不觉什么。

倒是站在一旁的穆峥,打见了师贵人第一眼,便定住了,眼中隐有风雷流转,种种复杂情绪闪过,只是他极力压制着,大家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便没觉出异常。

"你便是师贵人?"胤帝眼中略有疑惑,他后宫妃子甚多,得宠者不过寥寥,贵人这种低位妃嫔,若不得宠,根本记不住,不过师这个姓氏却略有耳熟。他细一思量,忽然问道:"前太师师德清是你什么人?"

"回皇上,乃是家祖。"

"哼,原来如此。"胤帝冷哼一声,在场众人都明显觉出,皇帝对这位师贵人态度瞬间就冷淡了下来,只觉奇怪。皇后却在听说师德清之名时,便心下了然。这师德清原是太师,先武靖帝在位时,颇得圣宠,做过一段时间皇子们的老师,后来武靖帝病重诸皇子夺嫡,大臣们纷纷站队,他却摇摆不定做壁上观妄图坐收渔利之利,这等小聪明虽能保命,却着实让人不喜,胤帝即位后便免了他太师之位,让他回家养老去了。师老狐狸这才慌了,连忙送了唯一的孙女进宫以表忠心,胤帝对这个老狐狸很是不待见,不过是看在师家在朝廷里尚有些根基,才把人收了,给了个贵人位,便放她在后宫里自生自灭了。

想不到,却在这里见到了。

他厌恶师德清,对师云玥自然也没好脸:"师贵人,事情因你而起,你有何话说?"

师云玥跪伏在地,她是玲珑之人,胤帝对师家是什么态度,她自然知道,今日事情闹到如此田地,丢了胤帝的脸面,她必然要被迁怒,倒不如乖巧些主动认下,或还能有些许活路,遂声音悲切道:"嫔妾万死,今日之事皆因嫔妾德行有失,贵嫔娘娘和燕王妃皆是为嫔妾好,求皇上只处罚嫔妾一人。"

胤帝见她如此识趣,态度倒缓和了些。其实前面听越青晏和容贵嫔一言一语,他已经猜到事情的原委--自己的妃子是个什么秉性,他多少还是知道些的,容贵嫔在宫里跋扈惯了,他都睁只眼闭只眼,欺负低位妃嫔的事,她干得出来,只没想到遇到了越青晏这么个混不吝的,竟一点不顾忌的直接动了手。

这事不光彩,胤帝并不想深究,但面子上还要过得去,正愁一个台阶和替罪羊,师云玥给的就是这个台阶,遂草草道:"燕王妃越氏殿前失仪,罚俸一年,交燕王严加管教。贵嫔容氏降为嫔闭宫思过,碧游宫上下都去慎刑司领罚。至于贵人师氏嘛,德行有失,着降为侍人,发配冷宫。

侍人,那是最低等的嫔妃了,在冷宫里甚至连宫女都不如,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也不会有人在意。

师云玥俯跪在地,喃喃谢恩,声音孤冷无助--容贵嫔因她获罪,日后必不会轻饶,她几乎已经能想到自己的下场,而这结果胤帝不是不知,他只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罢了。

另一边,青晏听了皇帝的判决,心中愤愤--凭什么打人伤人的容贵嫔罚的轻描淡写,被打的师云玥却被重处!皇帝也太偏心!与此同时,她又觉得奇怪,日后师云玥能得宠到高居贵妃位,怎得如今胤帝却待她这般冷漠?而这样偏颇的处罚,忽然让青晏想起了前世,在她被戚夫人暗害误饮避子汤痛失腹中胎儿,甚至可能终身不孕之时,穆峥也只是轻描淡写的罚了戚夫人思过,这些个男人呵,都是大猪蹄子!

她一时愤慨,便脱口而出:"皇上,您不觉得自己太偏心了么?"

胤帝本已打算走了,听了这话,他缓缓回头,面上带着奇异的微笑。

熟悉皇帝的人都知道,胤帝这人喜怒无常,他若这样笑,便是真的震怒了。

这个越青晏简直找死!

"越氏,你说朕偏心?"

"皇上难道不偏心么?容贵嫔纵奴伤人,嚣张跋扈,您只罚她降位思过。师贵人无辜受害,您却将她打入冷宫,皇上这碗水端得,只怕都要扣到地上了吧。"

胤帝眯着眼睛,目中冷光迸出:"你是不是以为朕不敢杀你?"

"皇上是天子,自然是谁都可杀。"青晏知道自己在找死,但左右她已经说了,便要说个畅快:"臣妾只知这天下尚有公正二字,圣上治理国家,颁布律法,立威于海内,依托的便是这两个字。然而如今,在这后宫之内,天子脚下,却不见公正。天子乃万民表率,天子没有公正便是天下没有公正。试问皇上何以服人?何以服心?"

这话说得重极了,简直就是在指着鼻子质疑胤帝为帝的德行了。

胤帝杀心大起,正想叫人把越青晏拖下去,一直没出声的穆峥忽然越众而出,挡在了青眼面前。

"皇兄,臣弟以为,王妃无错,师贵人更是无辜。"

越青晏:"……"

穆峥,你丫是吃错药了么!

关于越青晏穆峥的小说《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

作者:微我无酒状态:已完结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完整未删减版小说在线阅读,这本书的主角是越青晏穆峥,由作者微我无酒大大所写的新书,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全本资源等你来阅读:前世,她为男人斗了一生。至死方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重生,她只想做个佛系王妃,却被大猪蹄子狂追不舍。别这样好伐,本王妃不缺胶原蛋白哒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