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妖妖肴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章节免费阅读 沈肴厉少承

时间:2020-03-19 11:53:31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作者:妖妖肴肴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妖妖肴肴创作的,主角是沈肴厉少承的小说最新目录。她被渣男渣女欺负陷害,公司破产,父母失散,顶着大肚子一无所有。四年后,她带着天才儿子高调回国,抱稳粗金大腿,一路撕渣渣。传闻清心寡欲的厉少,某天秒变护妻狂魔:“欺负我可以,欺负我老婆,去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免费试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文免费阅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5章:她败了厉总一个亿

洁身自好?

呵……

厉少承敲了敲她的额头,嘴角荡着邪笑,“就你这样的,烂大街我都不要,不过,你要承担责任,眼下到是有个起死回生的机会。”

“什么机会?”沈肴问,但是直觉这斯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厉少承蹙眉,“李市长今晚有个饭局,说通李成发个消息,宁狐狸自会送上门来。”

男人说这话时,悠然悠然的,沈肴却感觉寒气从脚底飙升上来,眼前的男人……

危险、危险、好危险,惹谁也不能惹他啊。

沈肴好后悔把钱甩他脸上,怎么办?

“就这样?”

“呵……不能呢?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厉少承的眼眸里闪着戏谑。

靠。

她又被撩了。

沈肴无语,“做梦吧你,放心,全天下男人都绝种了,我也不会选你。”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听得厉少承心里倒不是滋味,哼,他很差吗?

多少女人上赶着爬他的床,这女人眼不瞎,肯定是心瞎!

“你再说一遍!”厉少承双眸微眯,似有怒火狂飙。

空气中凝结着男人无形的怒气。

沈肴愣了愣,“嘿嘿,嘿嘿,晚上打我电话,一定准时到!”

离走前,翻了翻白眼,特么的抽死这张嘴,再说一遍会死啊。

真是没出息。

……

下班后,沈肴开车载着乔田田和小奶包回家,这套一百平米的二室二厅,内里装修简单舒适,是乔田田找的,沈肴还算满意。

“肴肴,小奶包也要送去上学了,你还不打算去个男人啊。

”乔田田冲进厨房,轻声细语的问,生怕刺痛沈肴的痛处。

可又不得不跟她商量,小奶包要有本地的户口才能上学啊,总不可能一直黑户吧。

正在切菜的沈肴,顿了顿,“要不能你去帮我挂个相亲,到时看看有合眼缘的就把证领了,我不在乎对方做什么的,但有一点,不能太丑,也不能有孩子。”

“结没结过婚不要紧,有孩子的免谈。”

她主要是怕对方有孩子,会对小奶包有歧视。

“你这要求,我也想要啊啊啊,可是那有这么好啊,万一对方长得帅,有个孩子呢?我是说,女孩?你愿不愿意?”乔田田探出脑袋,伸在沈肴面前。

沈肴拿着红萝卜敲了下她的头,“到时再说吧。”

她叹了叹气,“如果真没有,也只能凑和凑和。”

两人交谈中,都没有发现贴在厨房门边的小奶包,他转动着黑珠子,小脑袋瓜忽闪忽闪的,小嘴坏笑。

原来妈咪要送他去上学,还要跟他找爹爹。

乔田田拿着根萝卜啃:“肴肴,说真的,你今天败了厉总一个亿,他没有对你下手?”

“下手?”沈肴挑眉?

乔田田笑得诡异,“你长得这么秀色可餐,他不动心?按套路来讲,他就应该跟你签个卖身合同,陪他五年十年来低债啊。”

当然沈肴陈述中,这段没说。

突然发现,她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沈肴扶额,“真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我劝你现实,再这样男朋友真找不到。”

“哎呀,人家是替你可惜嘛,厉少承这么个盛颜帅哥,送给白莲花吃,真是天凉王破啊。

”乔田田一脸衰怨。

“宝宝也觉得耶,我妈咪又美身材又棒棒哒,凭什么厉总不是我妈咪的,明天我就要帮妈咪追爹爹去。

”小奶包突然窜出来,吓了厨内的二人一跳。

沈肴看着小奶包,胃疼,“儿子,吃饭。”

“宝宝吃饭就能有爹爹么?”小奶包眨巴着眼睛,粉嫩的小脸写满童真。

实际内心就想要个厉少承那样英武的爹爹。

“……不吃饭一定没爹爹,乖。

”沈肴安抚小奶包。

乔田田抱菜端出去,“嗷,宝宝饿了,来,开吃喽。”

……

接到某怪胎上司的电话,小奶包刚好睡着由乔田田看着,沈肴一人飞奔某私人酒店。

门口衣冠楚楚的厉少承倾斜靠墙,扫了一眼一身职业装的女人,她纤细高挑,明眸丹唇,柳眉微蹙似染着风尘仆仆。

她肤白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高贵,总带着拒人千里的味道。

沈肴握着门把,转头看了一眼厉少承,眼中带着迷惑,真的只是说服李成就可以吗?

“进去。

”厉少承薄唇轻启,神色摸不透。

沈肴咬牙切齿推门而进。

立即里面有口哨声响起。

“哦,美女,美女,那来的小姐姐?”

“唇红齿白,气质美女,我喜欢。”

“魔鬼身材,现在酒店的公关越来越上道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酒店的公关,待厉少承走了进来,嘴角淡笑,不冷不热地说:“我新秘书,不错吧?”

脸大眼小的一身花衣衬衫的李成,笑逐颜开的点头,起身就握手,“你好你好,我是李成。”

咸猪手!

沈肴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厌恶,随即陪笑,“沈肴,多多关照。”

李成拉着沈肴就往身边坐,深夜带秘书来赴宴,大家都心照如明灯,再加上厉少承的明摆着的态度,这么个小姐姐先下手为强。

机智的甩掉李成的咸猪手,沈肴朝厉少承这边靠了靠,脸上依然带着公式化的笑。

头上许多根白花的李成,看样子大摸哟五十岁,却还老不正经。

“李总李总,悠着点啊,别吓怕人家小姐姐。

”饭桌上的江二公子说,一双色迷迷的眼也没朝沈肴的身上离开。

“江大公子,我是看她长得像我女儿,别瞎说哈。

”李成笑得猥琐,一双小眼睛更是给脸腾地方。

江二公子附议,“你上次喝醉酒扯着个小姐姐,还说像你妈呢……结果当场就把人家裙子给扯掉了!”

“哈哈哈……”

所有人当场就笑了,真有这么一回事。

草草草!

沈肴的内心忍不住的爆粗口。

这又是恋母情结又是‘父女’恋的,沈肴飘了一眼令人作呕的李成,下意识的抓紧裙子,绝冷的目光扫向默不作声的厉少承。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6章:震惊,厉总初为人父

男人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好像陷入无人境界。

呵……

该死的厉少承,竟然变着法子来耍她。

“李总,来敬你一杯。

”沈肴拿起桌上的红酒便喝。

对面的江二公子连连叹息,可惜了美人,瞧上他多好,最少他年轻。

饭桌上其乐融融,饭桌下是硝烟战场,沈肴一边敷衍李成,一边还要闪躲他的皮鞋,倒至她不停的朝厉少承的方向移,还时不时的触碰到他的腿。

这斯该不会以为她在向他求救吧?

可恨的女人,竟然想勾引他!

厉少承脸色有点不自然,内心却被她的小动做泛起微微骚动。

这死女人,有毛病吧,前不久还说男人绝种了,都不会选他,现在……

呵……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沈小姐你懂事,我女儿要有你这么乖就好了,来来喝……”李成拿起酒喝完,偷偷的塞给沈肴一张烫金房卡,本想甩掉的沈肴突然心下一转,悄无声息的放入包中。

沈肴浅笑,“李总,我跟你说的事?”

李成挑眉,“喝酒时间不谈私事,要谈等会儿到房间里去谈。”

人群渐渐散了,厉少承出去接了个电话,沈肴拿着卡,来到了酒店楼上的房间666号。

“喂……”厉少承带着酒味的声线,比往日要柔和些。

“老厉,恭喜你兄弟,什么时候蹦出个孩子的?”手机里顾北渊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

厉少承左眼皮狂跳,有些紧张,“老顾说清楚。”

那小鬼真是他儿子吗?

“基因相似度高达百分之99.99。

你就是那孩子亲爹,错不了!”顾北渊一字一语清楚的且严肃的说。

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

怔惊了片刻,厉少承掉挂电话,找到那张字条,小字写的挺可爱的,奇妙的初唯人父的心情涌上,突然觉得小奶包,超可爱。

电话打过来,正沉睡的小奶包被吵醒,看了一眼扒睡着死猪一样的乔田田,低喃了一句:“难怪找不到男朋友,你睡死去吧。

猪!”

蹦哒着跑到门口,奶声奶声的说:“喂,找那位,我妈咪不在家哦。”

电话那头,厉少承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我、找、你!”

……

灰暗的房间里,只有着一道朦胧的光线,连人的五官都看不太清楚,沈肴只闻到了呛人的酒味。

“美人,你来了。

”眼见李成就要朝沈肴扑了过去,她一个机灵闪躲。

沈肴:“李总,不是说谈明天发部消息,政府取消离院区的投资么?”

“真扫兴,谈什么谈啊,别给老子装清\/纯,爷\/乐了再说!”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探找着。

沈肴嘴角微抽,明眸发冷,“是你说的不装清纯!”

她掏出包里的防狼雾,朝李成喷去,随后便听见李成痛苦的衰嚎声,黑暗里女人笑得邪魅。

“哎哟……辣辣辣,辣死我了,我的眼睛,你他妈这是什么啊……”

“当然是胡椒粉了,行走江湖这些年,不备个防狼物在身上,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沈肴悠悠的打了个哈欠,还真当她是软柿子。

她出道那会,你们都不知道在那混。

没拿小奶包的童子尿滋你,算便宜你了。

李成痛苦万分的骂:“臭货色,信不信我明天就叫厉总开除你!”

沈肴耸耸肩,吹了个口哨,“我无所谓啊,开除我……正好呢。”

“你……你……”李成气的手指发颤,跑盥洗间洗了把脸,见沈肴要走,他便冲了出来,拉住她的包,不准她走。

沈肴挑眉:“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报什么,最大的官在这,你给谁报?当然我乐意你给我报……从来没有女人敢跟我耍阴招,你死定了。

”李成半闭眼,只能睁一点来盯着沈肴。

沈肴一拳打过去,正中了李成的眼睛,他痛的连连后退。

李成反击,也一拳过去,沈肴一躲,却重心不稳,脚下一崴整个人朝地面摔了下去,她爬起来,却突然感觉身体无力的一软。

又跌了下去,她皱眉,怎么回事?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7章:厉少承要打死人了?

自己不应该的,沈肴练过跆拳道,打倒一个李成也没问题,可这身体无力……

“哈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啊,你就从了我,经后也不用跟着厉少承了,他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而我会好好疼惜你的……”

李成的声音越来越近。

沈肴的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她把唇都咬破了,鲜血蔓延出来,试图用疼痛来换回体力。

可好像都是徒劳无功。

麻蛋!

老娘这次要裁你手里了。

“滚……你给老娘走开……”

……

来到梵景小区2号楼的厉少承,一眼便看见站在楼下等他的小奶包,他蹙了蹙眉,那个死女人竟然把他儿子,一个人丢在家。

看他不跟她算算这笔账,为什么拐跑他的儿子?

“爹地,爹地,啊……你真是我的爹地,太好了,宝宝好高兴啊,宝宝终于也有爹地了。

”小奶包飞奔的跑过去,抱紧厉少承大腿。

太棒了,有爹地的感觉真好。

四年来,厉少承觉的亏欠小奶包好多,所以经后余生,多多补偿他。

厉少承眉目温柔,眼底极其震惊,又不掩喜悦的看着小奶包,把他抱在怀中,柔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奶包嘟了嘟嘴道:“我叫沈昊泽,妈咪希望我像阳光一样的开心,又希望我有福泽加身,说这是一个好名字,宝宝也觉得挺好的,爹地。”

沈昊泽……

含意还行。

“你妈咪是谁?她去那了?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厉少承问话间已经把小奶包抱上车了,正准备开回别墅。

脑袋猛地一敲响,小奶包似乎也才想起了沈肴,原谅他是小朋友,刚才高兴竟然也望了问。

“我妈咪不是跟你一起的吗?”

“嘶……”

帕加尼跑车倏地刹车,调转头开。

厉少承眉心皱紧,黑黑的瞳仁闪着异光,“沈肴是你妈?!”

小奶包翻了一记白眼,“嗯。”

这么明显还用问吗?

“对啊,爹地,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妈咪,这四年来,我妈咪都是一个人哦,又当爹又当妈的,可辛苦了。”

这点小奶包还是非常不满意爹地的。

震惊中的厉少承眯了眯眼,难道他见到沈肴有种熟悉感,原来她就是那晚的女人。

想到沈肴还在酒店,厉少承莫名的紧张起来,刚才接电话出来的急,忘了那死女人还在。

心中百味渗杂的厉少承加快了车的速度……

666号房间里。

扒在椅子上的沈肴,手里拿着酒瓶,无力的对着李成,“你别过来。”

“性子真是够烈的,不过我喜欢,你就别闹腾了,都这么晚了,你还想着厉总会来救你?别做梦了,日理万机的厉总,怕是早忘了你。”

“不然他会中途走了,还不跟你打招呼?”

“再说你都这样了,我是好心忍着眼睛痛,留下来帮你解……”

李成一直苦口婆心的劝着,因为他觉得等沈肴受不了,就会自己过来找他。

急什么。

沈肴一直咬着唇,一直咬,她神情倔强坚决,脸色挣扎,最后扬唇一笑,拿着酒瓶的手,就准备往手腕上下去……

与此同时。

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前一刻还耀武扬威的李成,可看到厉少承冷寒的脸时,立即秒怂。

“……厉……厉总,你、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他,碰你哪了?”阴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粟。

厉少承拽着沈肴的胳膊,看着她浑身颤抖着不说话,火气直窜!

“啊!不要碰我,走开!”沈肴咬着唇,颤抖着身体,手中的酒瓶捏的死死的,见谁打谁。

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来的时候,厉少承准备骂死这个蠢女人。

可现在看见她,脸色惨白,眼神迷离,唇被咬破,还有鲜血流出。

她为了保护自己,不惜伤害自己……

甚至刚才他还看到这女人要轻生的举动……

她真的是吓坏了!

“安全了,放心,交给我。

”厉少承伸出手替她抚过额前乱糟糟的发,轻轻的拍了她的头一会儿。

感觉到手下受惊的鹿,渐渐有安抚下来,他转身冰刃的目光朝着李成。

我厉少承睡\/过的女人,你也敢染指,找死!

“厉总,厉总一场误会,我是看她长的像我女儿……”

二话不说,厉少承操起酒瓶,全部往李成脸上砸。

动作之快,没等李成反映过来,厉少承已经搬起椅子往他肚子上撞。

“厉总,饶命啊,饶命啊,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嘴角额头都溢着血,李市长自知打不赢厉少承,只想求放过,他可是碰都没碰到某人啊。

可厉少承压根就不想停手,提起脚狠狠碾压他的脑袋上,再快速的出腿,狠踢他的肚子。

“救命啊,救命啊……”

被打得只剩半条命的李成,求救。

开玩笑,厉少承这样会打出人命的。

门口的徐杰忍不住跑进来,提醒,“老大,再打下去,会打死人的啊!”

“那又,如何!”厉少承腥红着眼,戾气爆表,自认不是好人,每一下都用了狠劲。

什么?

厉少承要打死人了?

是因为她?

还怎么样?

沈肴猛的站起来,扶着墙,吃力且虚弱的说:“别打了,放他走。”

徐杰:咳,沈小姐,他好像已经走不了了。

要扛。

“你为他求情?!”脸色更难看了,厉少承又朝他肚子上踢了一脚。

“呵,怎么可能!”沈肴别过眼不敢看,太残忍了,怕是真快要死了,“为了这种人渣杀人,不值得。”

第一次看见这么爆力的厉少承,沈肴真服了。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厉少承。

否则真会死的很难看。

“好了,让他滚吧,再说他也没碰到我。”

最后一句倒是让厉少承听着,绷紧的身体,微微松懈,目光却依旧骤寒。

见惯眼色的徐杰,忙找来两保镖把打得半死的李成给扛去了保密医院。

开玩笑,厉总深夜为一女的打爆李市长的头,这消息要露出去,那还不惊天动地!

特么的,这男的也太惨了吧。

……

“你、你别过来……”

转身,准备去抱沈肴的厉少承,却被她止住。

沈肴拧眉,眼神迷离的看着厉少承。

男人西装革履的站在眼前,对于焚火乱窜的沈肴来讲,他就是行走的五花肉,好想咬一口。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8章:我妈咪很笨,很好追的哦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妖妖肴肴的《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就可以了哦~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作者:妖妖肴肴状态:已完结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妖妖肴肴创作的,主角是沈肴厉少承的小说最新目录。她被渣男渣女欺负陷害,公司破产,父母失散,顶着大肚子一无所有。四年后,她带着天才儿子高调回国,抱稳粗金大腿,一路撕渣渣。传闻清心寡欲的厉少,某天秒变护妻狂魔:“欺负我可以,欺负我老婆,去死!”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