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精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by妖妖肴肴

时间:2020-03-19 11:52:49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作者:妖妖肴肴

强力推荐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妖妖肴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沈肴厉少承,(妖妖肴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她被渣男渣女欺负陷害,公司破产,父母失散,顶着大肚子一无所有。四年后,她带着天才儿子高调回国,抱稳粗金大腿,一路撕渣渣。传闻清心寡欲的厉少,某天秒变护妻狂魔:“欺负我可以,欺负我老婆,去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沈肴厉少承免费试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文免费阅读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2章:人家连男朋友都没有哇

好一朵白莲花。

“滚,离我远点!”沈肴言落便大步离开。

“肴肴,肴肴,宝贝找到了找到了……”乔田田打来电话。

冲进办公室的沈肴一把抱住了小奶包,声音哽咽:“宝贝儿,你去那了?吓死妈咪了……”

“妈咪不怕不怕。

”小奶包一边用小短手帮她顺顺背,一边扬着小嘴唇亲了亲沈肴的脸。

徐杰看到这一幕也呆了,没想到老大传说中的私生子,竟然是跟沈小姐生的,这么劲爆的八封,太太太惊悚了。

如果老大知道,会怎么样?

他应该要去告诉老大一声吧?

“徐助理,是你找到我儿子的,谢谢你啊。

”沈肴对徐杰十分感谢。

徐杰还没从怔惊中跳出来,傻笑,“不,不用,我也是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小奶包朝他不停的使眼色。

实际刚才在路上,小奶包就已把徐杰拿下,吩咐他先不准让妈咪知道,不然一定会打烂他的小屁屁。

“……是从路上,刚才经过,便抱下来的,小少,咳,小朋友真可爱。”

小奶包给了徐杰一个大母指。

好样的。

……

乔田田后脚冲进办公室,抱着小奶包,“终于找到你,呜,宝贝你再不回来,你妈咪就要杀了我!”

“乔田田,我要开除你!”沈肴坐在沙发上,气恼说。

“肴肴,别啊,我保证以后一定帮你好好看孩子啊。

”乔田田调头抱着沈肴,一脸委屈说:“你看在我无父无母,又没有孩子的份上,不要开除人家啊。”

“再说,人家连男朋友都没有哇,我多可怜啊,你就发发好心,收留收留我吧。”

说的好像是沈肴虐待她似的,不过沈肴是听到乔田田无父无母才会把她留在身边做助理的,一做就是四年。

小奶包瞪着葡萄眼睛,笑着,“妈咪,乔田田说谎她有男朋友的,她上次说喜欢陆秦……我也不用她照顾,宝宝长大了,男子汉了可以保护妈咪了。”

“那是新晋小鲜肉陆秦,我那有男朋友啊,不过我到希望他能做我男朋友。

”乔田田花痴又犯了。

沈肴扶额,还好今天有惊无险,“乔田田你再整天八封追星,不靠谱我真把你开了。”

“不会不会,我一定好好爱宝贝……”

“还有你,下次再乱跑,妈咪要揍你屁屁。

”沈肴警告着小奶包。

谁知小奶包撅了撅嘴,豆大的泪珠就流了下来,“妈咪就欺负我这个没爹爹的宝宝,宝宝心里好苦啊……宝宝好想要爹爹啊。”

看着粉雕玉琢的小脸,那里舍得打啊。

……

徐杰一路飞奔着总裁办公室,走进去就看到厉少承阴沉不定的脸,还有一旁的准大嫂,正娇爹爹的一味讨好。

“把这个拿去。

”厉少承甩了一包精致的信封给徐杰,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徐杰明白的接过,知道老大这件事是让他暗中去做。

沈梦然双眼闪过暗光的看着那个东西,直觉这会是件很重要的东西。

再重要的事,也没有沈肴留在厉少承身边的重。

徐杰突然转身,正寻着要不要说。

“有事?”厉少承阴冷的语气,徐杰咽了咽,身体都在颤抖,他擦了擦额头的汗,问,“顾医生?”

厉少承点头,“去办吧,有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

徐杰弯腰转身离开。

医生?

到底是什么?

沈梦然柔柔的说:“少承,我突然想到下午还有个通告,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厉少承阴鹜的脸划过一丝不耐,内心早就希望这女人快点滚。

“徐助徐助,你手里拿着是什么啊?”沈梦然语气态度比之前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徐杰看了她一眼,“你问老大去,我无法奉告!”

什么新晋玉女,你要不是老大的未婚妻,十八线都入不了。

演的烂不说,还一副后宫娘娘样,真以为个个都是你家奴隶啊。

沈梦然拿出一张卡,笑得很假,“拿去,现在可以告诉我手里的是什么了吧?为什么要送去医院?”

徐杰双眼发亮的接过那张卡,拿在手里,翻转着看,“这个……”

他一笑,沈梦然轻蔑的看着他,这世上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

“想知道?”

沈梦然得意的点头。

下一秒——

徐杰倏地冷下脸,把卡朝她身下一扔,冷着眼道:“问老大去,小的不知道。”

切!

就你这样的主,还真不如沈小姐那样来的亲近,最少人家看上去不恶心。

沈梦然咬牙切齿的跺了跺脚,等我做上总裁夫人的那天,第一天就炒你鱿鱼。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3章:厉总,这里是女厕!

*

依靠在沙发上的男人,长眉斜飞,眼睛里有暗流着沈肴看不懂的光泽,邪魅的嘴角微抿,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份文件。

桌上摆放着一份午餐。

厉少承眼皮都没抬一下,“把饭吃了!”

定睛一看,沈肴差点吐血。

猪干、猪肺、猪肠、猪血……

这是拐着弯骂她是猪么?

草!

厉少承你全家都是猪,生儿子没屁眼的那种。

“……”

不会下毒吧?

厉少承抬眸,“放心没毒!”

看着桌上的饭菜,沈肴还真没出息的肚子咕哝了起来,刚才一心在找儿子,都没有吃饭,这会儿还真是饿。

竟然没毒那就吃吧。

难道是这斯发现上午整惨了她,这会发点善心,补尝补尝她?

不可能,他是怪胎。

沈肴非常不客气的坐在厉少承的对面,开吃了起来,饿过了头,很快就把桌上的饭菜吃完,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厉少承没料到这女人,看似精瘦的个子,却挺能吃的。

“吃饱了?”

沈肴点头,“嗯。”

厉少承起身,“跟我来。”

“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保姆。

”其实沈肴想说,她又不是他家下人,可到嘴的话对上那双深眸时,还是被她吞了。

厉少承:“你是我秘书!”

沈肴挑眉:“所以……现在是休息时间。”

“休息一小时,加班十点钟!”厉少承霸道的口吻。

嚣张至极!

沈肴咬唇,好想杀人,“好,那我不干,你开除我吧,我们好聚好散,大路朝东,各走一边,老死不相往来!”

哦……说出这话后,沈肴感觉有点怪怪的。

这么好像情人分手的意味。

厉少承微眯眸,冷冷道:“我就不开除你,我气死你!”

我气死你……

很好,沈肴站着都躺枪,她真的要被他气死了,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麻蛋,我砍死你!

最后沈肴还是怂了。

还怂的特别没志气。

……

饭店包厢的大门推开,四周富丽堂皇,大桌上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堪比满汉全席。

肚大肥肠的中年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脸色有些苍老,一看就等了好久的宁老,见到厉少承时,老沉的眼睛闪过一丝锐光。

忙走过去,伸手笑道:“厉总好啊,好啊,等候多时了。”

厉少承沉着脸,走了过去。

宁老尴尬的收回了手,看见沈肴时,眼前突地发亮:“这位小姐真美,你是?”

LBC首席设计师?

厉总秘书?

还是秘书吧,谁会带个设计师来谈生意啊。

“沈秘书,您好。

”沈肴公试化的笑,友好的伸出手,轻握便松。

宁老笑:“好好,我是宁权。

”厉少承竟然带个新秘书来跟他谈,看来是对这块地无所谓啊。

要不就是这女人,难道是厉少承的新宠?

传闻厉少承不近女色,看来是假的,原来喜欢这类的,虽说他订婚在近,可像他这种男人,外面养个小三小四小五再正常不过。

沈肴拿出合同,“宁总,您看下合同,没有什么要修改的部份就签字吧。”

新区的一块地皮,卖到六千万,算是不错了,不过这也只是沈肴了解的一部份。

宁老看着合同,脸色变得痛苦,他说:“世侄啊,这是我老婆娘家带过来的嫁妆啊,临走前我夫人再三叮嘱着我,一定要一代传一代下去的啊,如经我也是公司破产,不得不卖啊,你看这个价格?”

“听说你女儿马上要结婚了,送她好,省得浪费我时间。

”厉少承毫不犹豫的站起来。

沈肴看着,这男人太冷血,太绝情了吧?

宁权破产还叫了他世侄,他竟然这般铁面无私。

果真越有钱越小气!

宁权急了,“我女儿是要结婚了,可她是嫁到国外去,世侄啊,看在我跟你父亲多年老朋友的份上,再谈谈吧?”

感情牌打的不太好的宁老,瞧了瞧厉少承暗沉的脸,又说:“……我夫人人都走了,我留着那块地也是增伤感,哎,好吧,我签。”

厉少承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打感情牌了,冷着脸走了。

喂,这是闹那样?

留下一脸懵圈的沈肴,这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啊?

看着宁老拿着笔正准备签字,她还是等签完字走吧,反正不过也就一分钟的事情。

宁权字还没写完,门口突然冲进一位清丽的女子,泪流满面的扑在宁权的腿上,“爹爹,不要卖掉妈妈的东西,爹爹求求你了。”

摸了摸女儿的头,宁权老眼含泪,“爹爹也不想啊,但是……爹也没有办法啊。

”不卖掉这块地还债,他们父女俩的日子都没法过。

“爹爹,我们不求厉少承,不求他,行不行?”宁乐的眼睛恨恨的盯着沈肴。

忽能间沈肴想到自己四年前的处境,也是这种绝望的眼神。

看着这样的一幕,沈肴想起了自己,心底隐隐泛着酸痛。

可这档买卖,真与她无关。

宁权握着合同,长叹口气,似乎做了一个决定:“保安保安,把她拖出去,拖出去。”

“爹爹我不走,不要卖掉妈妈的东西,爹爹……”

保安把她拖了出去。

宁权继续签字,签到一半时,再次抬头看着沈肴,说:“沈小姐,你看能不能我把东边的一小块地留下来,给我女儿做个纪念,我愿意以三千万卖给LBC?你看?”

“……???”

沈肴肉疼,她又没有权力,问她干什么?

不过她到是也想给宁权这个人情,可是无能为力。

“我也做不了主,要不我去问问厉总,看他怎么说。”

宁权神情绝望且愧疚:“算了吧,其实只要把那几个字改下,就可以生效了,竟然沈小姐这点小忙都不帮,真不知道我死后还有没有脸见夫人!”

实在不忍看见如此深情念旧的宁老,沈肴咬了咬唇:“……好吧。”

反正没亏钱,说不定厉少承借这事不如意,就把她给开了,那真是……求之不得。

“谢谢你啊,沈小姐,你人真好,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宁权。

沈肴:“不用。”

洗手间。

哗——

沈肴把整张脸都伸入了盥洗间,直到快要至息,她才慢慢的抬起头来,却猛地一惊,活生生的撞上了一堵肉墙。

看清是那张棺材脸后,沈肴用力推开他,咬唇道:“厉总,这里是女厕!”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第14章:老婆今天孕检!

抬眸望去,才发现,这斯竟然把门给锁了。

自私自利的变态狂。

“谁给你的权力,擅自做主的!”厉少承幽冷的眸更冷的几分。

肤白凝脂的女人,刚才那一刻,犹如出水芙蓉,他还以为这死女人知道自己做错了,要自杀。

沈肴没有去擦脸上的水,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渗着泪,她瞪着他,“有你这种大BOSS的吗?我帮你省了三千万,你还骂我,怎么……看不惯,就把老娘干掉啊!”

快,开除我!

干掉……?!

这二个字,听到男人耳朵里,却不是开除。

而是另一层面……

厉少承步步紧追,深海的眸子里清楚的映着女人精致的五官。

壁咚!

沈肴再次被厉少承逼迫在墙上,她用手推他,发现怎么都推不开,反而被他双手投降一样的被定在墙上。

“混蛋……放开我!”

厉少承手中的力道更用力几分,眯眸:“是你要请我的,火也是你惹请来的,女人,都是你自找的。”

越来越近的逼近,她蹦跳着,“厉少承,你神经病啊,有病就去治,姐没空陪你玩!”

对,他是有病,轻意就会被她气死的病。

“别动!再动就把你就地正法!”厉少承危险的声音,这才让沈肴意识到了这变态的姿势。

四年来,她一直都很烦感男人,而且是她心已死。

但是为了儿子,她会找个男人来做老公,但是她也绝不会去爱,相敬如宾就好。

可是眼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很危险。

很危险……

刚毅的脸讳莫如深的凑了过来,他清洌的气息,扑了过来,下一秒……

沈肴蓦然间咬上他结实的手臂,狠狠的,直听到男人倒抽一口气,身子一凛,脸色更沉,咬牙切齿的说:

“沈肴,你是狗吗?”

一把趁机推开他,“你是猪吗!蠢死了。”

看着手臂上的牙印和血迹,厉少承脑袋晃了晃,一手抓住溜跑的沈肴,命令道:“不准走!”

我又不是你妈,干嘛不走?

等着被你戏耍?

沈肴:“喂,大家都是成年人,咬一下又死不了,放手……”

干什么要抓她裙子,这东西好短好不。

“不放,我晕血,陪我去医院。

”厉少承音落,便倾身朝沈肴靠了过去。

几分钟就令他损失上亿的合作案,这女人胆大包天,他发誓要缠死她。

她看着他幽暗的双眸,变得迷离,身体也好像没刚才那么强势。

手臂上的血流了下来,落在地上,如一朵盛开的血玫瑰。

沈肴蹙眉,推开他的身体,“喂,厉总,我帮你叫徐助过来?”

“他老婆今天孕检!放假。

”厉少承微眯眼整个人靠在她精窄的肩上。

她身上淡淡的栀花香味,闻着很舒畅,令他郁闷的心情,也好不少。

躺着都中枪的徐杰,表示好无辜,有这么个上司,他还咋个脱单。

“……”

做了一回国民好上司,那她就免为其难的送他一次。

医院,的走廊里。

沈肴静静的坐在外面,等着刚送进去的人。

小奶包打来电话,声音哽咽:“妈咪,妈咪你去那了?宝宝想你了。”

听声音沈肴就知道,小奶包是刚刚睡醒,找妈。

“我和上司在外面办点事,你找乔田田玩会儿。”

小奶包一听上司,来劲了,“妈咪,妈咪是厉总吗?”

想了一下沈肴点头,“嗯。”

小奶包的声音立即兴奋起来,“哦,那不打扰妈咪办事了,妈咪不急,宝宝还要睡会儿,你晚点回来,晚点回来,么么哒,爱你哟。”

内心却在盘算说,快点把我爹爹搞定,妈咪冲啊!!!

耶,宝宝就快有爹爹啦。

沈肴还没反映过来,就听到小奶包挂掉电话的嘟嘟声。

这小崽子今天是怎么了?

这变脸的速度,打脸太快了,儿砸。

“家属,进来一下。

”医生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

家属?

沈肴有股想杀人的冲动,谁是变态霸道无情的家属?

一进门诊房,沈肴看着缠着白药布的厉总,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就是咬了一口,怎么还缠上了白布?厉总,您不是手给废了吧?

“你老公伤成这样,做为老婆的还不关心关心下?”医生用鄙夷的眼神瞅着沈肴,搞的好像是她的错。

沈肴嘴角微抽:“他……他不是……”我老公。

“哎……我好累,扶我回去。

”打断她的话,厉少承伸出手,在医生强烈的凝视下,沈肴咬着牙,走过去,把厉少承扶了出来。

车内。

厉少承靠在后坐上,沈肴开着车,她发现自己真的快变成厉少承的二十四小时的保姆了,除了夜晚睡觉时间。

“去离园区。”

“……”

为什么?

这不是宁老要卖地的那个新区么?

虽然疑惑,沈肴还是开了去。

……

站在楼层高处,透明的玻璃下,清楚看到四周的景象,厉少承指着那块空地,声线依旧的冰冷:“看到么?那块就是宁权要卖的地!”

“……”

厉总,您这不费话么,我又没瞎眼。

不过沈肴看厉少承的神情,感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果然扫了她一眼的厉少承,又说:“这整块地,就属这块中心,如果没有这块地四周开发不了楼盘,就连左边的娱乐中心也有影响。”

“宁权这个老狐狸,想留下那块地,要挟我令他起死回生,可他忘记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被要挟!所以我要放弃那块地,你就害我损失惨重!”

他冷眸收缩,危险的凝视着她。

沈肴听得有些眩晕,这些商场上的事情,她真一窍不通,可是她却听懂了。

是她做错了,是她害了他。

咬了咬红唇,沈肴说:“我做错的事,我承担责任!”

“签卖身契约?”厉少承薄唇微勾,暗深的瞳仁看不出意味。

沈肴冷眼盯他,“厉总,请你洁身自好,都有未婚妻的人,还来撩我?”

妖妖肴肴的《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就可以了哦~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

作者:妖妖肴肴状态:已完结

强力推荐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妖妖肴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沈肴厉少承,(妖妖肴肴)厉少追妻不能靠脑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她被渣男渣女欺负陷害,公司破产,父母失散,顶着大肚子一无所有。四年后,她带着天才儿子高调回国,抱稳粗金大腿,一路撕渣渣。传闻清心寡欲的厉少,某天秒变护妻狂魔:“欺负我可以,欺负我老婆,去死!”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