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叶子《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章节免费阅读 顾寒生宁楚楚

时间:2020-03-19 11:19:12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作者:小叶子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顾寒生宁楚楚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顾寒生宁楚楚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小叶子创作的,主角是顾寒生宁楚楚的小说最新目录。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顾寒生宁楚楚免费试读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五章 情愫初生

宁楚楚心下一紧,丢下手里的东西就往房间里冲,却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门板上。

“哎哟!”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竟然还把门给锁上了!

用力地拍了几下门板,没有动静,情急之下,随手抄了院子里的一把斧头,破门而入。

只见顾寒生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打滚,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大睁着,恶狠狠地瞪着她:“滚出去……”

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出去?

万一他真的有了什么事,她岂不是要成寡妇了?

回头朝宁母叫了一声:“快请大夫来。

”又转过头,上前想查看他的病情,他却冲上来将她推倒,歇斯底里地低吼,“滚!”

宁楚楚欲哭无泪,这么压着她,她倒是想滚,那也得滚得了啊。

她微怔,一双澄澈的眼睛引人注目,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体香更是在刺激他的感官,他吭哧吭哧地的大口喘气,就像一头发狠的野兽。

他……他想干嘛?

来不及思考,他的行动便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竟低下头,对着她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一股刺痛从肩头蔓延开来,她瑟缩了一下,正想回击,却陡然发现他好像微微平静下来了。

低头,见他半眯着眼睛,餍足地笑笑,特别是嘴角那一抹艳红格外刺眼。

感情这他妈是个吸血鬼啊!

宁楚楚抬起手,本想狠狠给他一巴掌,手扬到半空中,还是轻轻地落下了。

算了,他是个病人,不跟他一般见识。

地上生凉,宁楚楚戳了戳他:“喂,你可以起来了。”

没反应?

又多戳了两下,扳起他的脸颊一看,竟然睡着了?!

宁楚楚气结,抬起他的手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从他的重压之下逃脱出来,站在边上喘着粗气,恨不得给地上的他补一脚。

揉着自己酸疼的肩膀,正想转身离开,多瞥了地上的顾寒生一眼之后,顿住了脚步。

算了,她还不想做寡妇。

连拖带拽地将他拉上了床,自己干脆也赖在床上喘大气,不肯起来了。

这家伙一定是属猪的。

这时宁父宁母终于领着满头大汗的大夫进屋,凑到床边,问道:“寒生怎么样了?”

宁楚楚正要回答,却突然感觉边上的顾寒生皱了皱眉,绷紧了身子。

她抬手,柔柔地轻抚他的头,朝宁父宁母使了个眼色。

宁父宁母会意,带着大夫出去了。

无奈地瞥了一眼边上沉睡的人,半边侧脸的睡颜煞是恬淡,看着……还真的挺帅的……

比他清醒的时候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颗心顿时也跟着柔了下来,伸手帮他掖好了被子。

宁楚楚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床边另一半已经空空,伸手一摸,连温度也没有。

看来顾寒生已经起来很久了,也不知道他的病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见宁母端着一碗面汤进来,味道喷香,闻得宁楚楚肚子里的馋虫作祟。

宁母眯眯笑着,“起来啦?先吃点东西,寒生已经出去请木匠过来了。”

“哦。

”宁楚楚应了一声,想着他多半已经无碍了,便开始吃了面条。

期间,宁母拿了一小罐药膏出来,“吃完擦点药……”

宁母顿了顿,欲言又止,眼中有些湿润。

大概是怕在女儿面前失态,连忙转身,快步走出房,只是在踏过门槛的瞬间,听到宁楚楚说了一句:“谢谢娘。”

吃完面条,简单擦了一下药。

右肩上还残留着一小排牙印,隐隐约约透着一丝鲜血。

奶奶的,下手还真重。

……

回到房间继续配制染唇液,听到院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知道木匠过来修门,也没有在意,加了一些凤仙花进去,调出来的颜色更亮了一些。

染了一些晕在自己唇上,照着水镜看了看,的确比先前好一些了。

想着凤仙花本是做甲油的原料,便着手又配了两瓶甲油出来。

这次只装了不到十瓶,准备明早来卖。

晚上,宁母做好了饭,又备了食盒让宁楚楚送进去,她放下食盒之后,见顾寒生抬头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以后这种事,不用你来做。”

说着,拿着餐盒起身,走出房间。

在宁父宁母惊讶的目光的注视下,顾寒生在桌边坐好,旁若无人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宁楚楚耸了耸肩,跟着落座。

一晚上,倒也相安无事。

隔天早晨,宁楚楚只带了其中五瓶染唇液上了花楼,那些姑娘们一见着她,眼前一亮,像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来。

“宁姑娘,今儿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呀?”

“宁姑娘,上次你带的东西可好用了……”

这么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突然围上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

定睛一瞧,竟是一个清秀的姑娘!

老鸨闻声从楼里迎了出来,热络地拉过她的手,“宁姑娘,这次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宁楚楚拿了一个小白瓶子出来,用一块布沾了一些红色的液体,染在指甲上,看着煞是艳丽。

周遭姑娘们都好奇地张望着,只是老鸨的脸色没有像往日一般惊喜。

“这样吧,今天带的那什么胭脂和唇液我先收下,这个嘛……”

老鸨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可她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宁楚楚有些受挫,把东西收了收,失魂落魄地回了顾家。

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这代人还没有发达到用甲油的程度?

有些垂丧地回了顾家,宁母迎上来,皱眉问道:“怎么了?”

宁楚楚摇了摇头,又想起什么似的,冲着宁母招了招手,染了一些甲油涂在手上,问道:“娘,好看吗?”

宁母看她的眼神顿时像见了鬼一样,“楚楚啊,你……你这是怎么了啊?”

“没事,娘,我累了,先回房了。”

宁楚楚呵呵地干笑两声,拿了瓶子溜回房间。

屋里,被扰了清静的顾寒生皱了皱眉,目光从书页转到她身上,瞥见她手上的一抹鲜红。

眉头微挑,突然开口道:“颜色太艳了。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六章 宁家嫂子

“啊?”宁楚楚回头,见顾寒生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这才反应过来。

他说……颜色太艳了?

举起自己的手来瞧了一眼,这种大红色看着确实有点像以前僵尸片里的红衣女厉鬼。

换了几种不同颜色的凤仙花进去,五颜六色的甲油涂满了整只手指,甚至如现代一般,做出了渐变的色彩,兴致勃勃地伸到顾寒生面前晃了晃,问道:“怎么样?”

顾寒生瞥了一眼,伸手指了指那抹淡淡的桃红色。

宁楚楚欢喜地走出去,按着顾寒生的喜好,多提制了两瓶桃红色,又在这个基础上,做了一些贴花的花片。

隔天,带着这几瓶甲油再次上了镇里。

老鸨瞧了一眼那瓶子,皱眉问道:“怎么还是这种东西?钱我们是给了,但不是让你拿这些东西来糊弄的!”

见老鸨语气不善,宁楚楚哼哼两声,不做解释,只在自己的手上试验起来。

在手上染上桃红色的甲油,又贴了几片花片,显得那双纤纤玉手更加白皙,又十分养眼,边上几个姑娘都惊讶起来,“好漂亮啊!”

宁楚楚得意扬眉,收起甲油,“你们若不想要,我可拿走了啊……”

“要要要!”老鸨连忙上前,伸手想去接那瓶甲油,却见宁楚楚缩了手。

她一脸不情愿,“这可是颠覆传统的新品,原先给的价……”

老鸨微怔,眼睁睁地看着,有些犹豫。

边上的姑娘倒是催促,“妈妈,买下吧,这样好的东西,连那雅芳斋都没有呢。”

这新奇的玩意儿推出来,必定能吸引那些贵人的目光,整个镇子独他们一家有,若是白白错过,确实可惜。

老鸨终于松了口,“好吧,宁姑娘,你开价多少?”

“五两。”

老鸨松了一口气,“好,一个月多加五两!”

宁楚楚笑笑,“不,一瓶五两。”

甲油这种东西,本就不需要每天都涂,买这样一小瓶,能用上个把月。

何况,连雅芳斋都没有的东西,她自然要趁着这个时候宰一笔,毕竟知识产权收费很贵的。

见老鸨面色为难,宁楚楚耸了耸肩道:“算了,你们不要,我便去卖于他人……”

“别!”老鸨连忙拉住宁楚楚,“你看,我们这都是熟人了……”

说到这里,又见宁楚楚脸色一变,改口说道:“好,就五两。”

宁楚楚笑眯眯地交货拿钱,宛如一个奸商,“合作愉快。”

得了这些银两,宁楚楚心情大好,念着顾寒生,特意去集市多转了一圈,买了一只老母鸡和一些日常东西。

两只手满满当当地回了村,过往的人都好不惊讶地朝她多看了两眼。

旁人的目光她是全然不在意的,径直回了顾家,却见前堂一个熟悉的身影。

哼,那可不是嫂子嘛?!

走近过去,见姚春华跪倒在宁母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娘啊,自从安远走后,留下我们相依为命……现在,安远不在,你们二老又走了,我实在是没法活下去了……”

提起宁安远,宁母也跟着潸然泪下。

想着三年前,朝廷政变,县里征兵,宁安远被迫参军,从那以后,就再也没音讯……

宁楚楚虽然没见过此人,但心头一紧,想着原主对兄长的想念,竟被姚春华利用,随即迈步进屋,“哥哥参军,留下十两银子,嫂嫂,银子哪去了?”

姚春华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这些年不都花在你们身上了嘛……”

“那顾家的十两银子呢?”

这下,姚春华却是怎么也答不出来了。

宁楚楚冷笑,“嫂子有手有脚,日以纺织,也足以度日,何况嫂子本有娘家,又怎会饿死?”

站到一旁,抬头做了个“请”的姿势,“嫂子走好。”

姚春华轻咬唇瓣,一跺脚,又朝着宁母奔过去,抬起一双浸满泪水的眼,“这溪水村谁人不知这顾家富足,楚楚这又是一手鸡一手鸭的,就我还住在那个老房子,叫人瞧着,可怎么好……”

宁母闻言,跟着望向宁楚楚。

这会儿宁楚楚才明白,原来她从集市回来带了那么些东西,姚春华看着眼红,过来打感情牌。

宁楚楚轻哼一声,没搭理她,提了手上的母鸡就到厨房开灶了。

老母鸡洗净过水,切姜片、葱蒜熬汤,这空档,又炒了两个小菜,一同上桌。

彼时姚春华卖力演戏,早已腹中空空,这会儿闻见香味,更是馋得口水直流。

宁楚楚送了食盒进房给顾寒生,出来时见姚春华已经跟着宁父宁母上了桌,迫不及待地扯了一只鸡腿,正要张嘴,却突然被一只手夺了过去。

宁楚楚抢了她手上的鸡腿放到宁父碗里,又快速扯下另一只鸡腿,递给宁母。

姚春华攥紧拳头,一张脸涨的铁青,可始终没有发作。

宁楚楚淡然地吃完了饭,放下筷子,“吃完把碗洗了,就可以回家了。”

说完,转身躲回房间继续配制胭脂。

想起今日张妈妈的态度,拿点钱就好像要她的命一般,到底也是个抠门的主儿。

深深觉得自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开一家店铺的事情迫在眉睫。

只是要开一家店,店铺位置、租金方面,以及要过的手续等等,都是个问题。

心烦地抓了抓头发,忽然听见院子里传来瓷器碰撞的声音,走到窗边一瞧,竟是宁母!

她连忙迎出去,抢过宁母手里的碗筷,“娘,怎么是你在做?”

“你……你嫂子身子不太方便……”宁母垂了垂眼。

宁楚楚四下张望,已不见姚春华人影。

“楚楚,你也别怪她,这些年,她一个人挺不容易的……”宁母轻叹一声,“安远不在,她心里憋屈,娘何尝不知道,眼下,她好容易肚子有了动静,娘实在是……”

宁楚楚微怔,“有了?”

宁安远离家三年,怎么就有了?

“楚楚,宁家就这么一根苗子,你……你一定要体谅娘……”

见着宁母眼中闪烁几星晶莹,宁楚楚冷笑一声:“是不是宁家的孩子,还有的一说呢。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七章 店铺初开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八章 天高地厚

关注公众号即可阅读全部章节

小叶子的《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就可以了哦~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

作者:小叶子状态:已完结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顾寒生宁楚楚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顾寒生宁楚楚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小叶子创作的,主角是顾寒生宁楚楚的小说最新目录。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

在线阅读